首页 碳资讯 音乐之声音乐剧剧本(第一章)

音乐之声音乐剧剧本(第一章)

巍山峥嵘的阿尔卑斯山,挺拔的松树满山遍野,云雀声声啼唱。高高的山巅上尚未化尽的残血斑斑点点,山峰阵阵呼啸。

乐声在旷野中

巍山峥嵘的阿尔卑斯山,挺拔的松树满山遍野,云雀声声啼唱。高高的山巅上尚未化尽的残血斑斑点点,山峰阵阵呼啸。

乐声在旷野中荡漾回响。钟声嘹亮。

……

山麓下。

峰环水抱的萨尔斯堡,高高低低的房屋鳞次栉比,庄严肃穆的修道院坐落在绿树浓荫中。

……

山上。

流连忘返的玛利亚在山坡草地上远眺群山,她轻盈地跳跃、旋转,一会穿过树林,一会又奔到小溪旁,俯身拾起一块石子丢入溪水中,溪水激起了涟漪。她又向前走去,一面放声歌唱《音乐之声》:

阵阵动人的音乐,唤醒这沉睡的山峦。

传唱千年的歌声,素绕其中久未消逝。

群山以动人的音乐,充盈着我的内心。

我的心迫不及待,想要唱出每一首歌。

我的心要向那鸟儿的翅膀,从湖泊跃动到那丛林中。

我的心想要那撞钟的轻叹,乘着那微风离教堂远去像游玩的溪水那般欢笑,击打在沙石上。

像学习祈祷的云雀那样,彻夜欢快歌唱。

当我的内心孤独寂寞时,走进这层层山峦中。

我知道在这里我会找到曾经的天籁之音,这音乐荡漾我的内心。

我将再次放声高歌。

玛利亚伫立良久,隐隐听到修道院传来的钟声,她陷入遐思。忽然,它猛省过来,用手一拍自己的额头,急忙拔腿就跑,没跑上几步,又转身奔回捡起地上的外衣,发出一声惊呼:“哦!”极速地跑下山来。

古老的修道院优雅、肃穆,从修道院里传来阵阵唱圣诗的和谐女声。

修道院内。

修女们各处走来,端庄严肃的修道院院长、大嬷嬷贝尔塔和玛格丽塔三人正容款步走进经堂,一起虔诚地做日常功课。

钟声响起,院长顶礼膜拜,众修女齐声唱起《哈利路亚》。

院场上。贝尔尼斯默默急匆匆走来,对院长说:“院长嬷嬷,柏尼斯修女。”

院长:“贝尔尼斯嬷嬷。”

贝尔尼斯无不抱怨地:“她又不见了。”

院长:“玛利亚?”

贝尔尼斯:“她又跑到外头去了。”

大嬷嬷贝尔生气地:“也许我们该在她脖子上挂个牛铃。”

玛格丽塔对大嬷嬷贝尔尼斯说:“谷仓找过了吗?他很喜欢动物。”

贝尔尼斯:“我到处都找过了,所有寻常回去的地方。”

院长:“修女,你知道她是玛利亚。”

院长和两位大嬷嬷边走边接着谈论这件事。

贝尔塔按奈不住了:“院长,我希望这次违规能消除。”

老成持重的院长不动声色地说:“我对疑虑保持信心,贝特修女。”

贝尔塔固执己见地:“毕竟黑羊的毛也是会温暖,我们不是在争论什么黑羊白羊,玛格丽特修女。在所有修女候选人中,玛利亚是最糟糕的。”

他们三人来到一个小院子,院长一面喊着:“各位!各位!”止住了两位大嬷嬷的争执,一面对迎上来的众修女:“我们想了解在修道院的各人,表现如何?见习修女和修道院的主管,表达了不同的意见来协助我。”

院长问一位戴眼镜的修女:“凯几萨琳修女,你来说说,你认为玛利亚怎么样?”

卡塔林:“他有时候是个好女孩。”

院长又问另一位修女:“阿格塔嬷嬷?”

阿格塔:“玛丽亚很讨人喜欢,除了有时候不好相处。”

院长转而又问:“索菲娅嬷嬷,你说呢?”

索菲娅:“哦,我非常喜欢她,但是她总是会惹麻烦。”

贝尔塔:“这正是我要说的。”

修女们唱《玛利亚》。

贝尔塔(唱):她爬树伤了膝盖,裙子裂开了口。

索菲娅(唱):在去往弥撒的路上跳华尔兹,在阶梯上吹哨。

贝尔塔(唱):在她的帽下,还藏着她的卷发。

卡塔林(唱):我甚至听到他在修道院唱歌。

阿格塔(唱):祷告他总是迟到。

索菲娅(唱):但忏悔却出自真心。

贝尔塔(唱):她做什么都迟到。

卡塔林(唱):但是吃饭从来不迟到。

贝尔塔(唱):我不愿说,但我深深觉得。

众修女(合唱):玛利亚不适合修道院。

在边上好久没开口的的玛格丽塔忍不住了。

玛格丽塔(唱):我倒愿意为她说句好话。

院长:“请说,玛格丽塔修女。”

玛格丽塔(唱):玛利亚令我发笑。

玛格丽塔常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修女也齐放声笑了。

院长见状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院长(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

玛格丽塔(唱):你要如何用言语形容她?

卡塔林,阿格塔(合唱):她爱唠叨。

索菲娅(唱):叫人难捉摸。

贝尔塔(唱):小丑。

院长(唱):许多事你们想告诉她,许多事她应该懂得。

贝尔塔(唱):但如何让他停下,听你把话说完?

院长(唱):如何将海浪停留在沙滩上?

玛格丽塔(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人物?

院长(唱):如何使月光停留,在掌中?

索菲娅(唱):与她同处时,我会感到糊涂又困惑,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阿格塔(唱):如天气难测。

卡塔林(唱):像羽毛飘忽。

玛格丽塔(唱):她是个甜心。

贝尔塔(唱):她是个恶魔。

玛格丽塔(唱):她是小羔羊。

索菲娅(唱):她让瘟神烦恼,把黄蜂赶出巢。

阿格塔(唱):她能使僧侣晕头转向。

卡塔林(唱):她本性善良又狂野,是个谜一样的孩子。

贝尔塔(唱):她令人头痛,她是个天使。

院长(唱):她只是个女孩。

众说纷坛的修女们只好一齐双手合十,仰脸向天齐唱:你要如何解决向马里亚这样的人物?你要如何将浮云摘下又盯牢?你要如何用言语形容她?

卡塔林,阿格塔(合唱):捣蛋鬼,鬼灵精。

贝尔塔(唱):小丑。

众修女(齐唱):许多事你们想告诉她,许多事她应该懂得。

院长(唱):但如何停下,听你把话说完?

贝尔塔(唱):如何使海浪停留在沙滩上?

众修女(齐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人物?

突然,“呯!”的一声门开了,接着一阵急促而响亮的脚步声打断了修女们的争论。

玛利亚像一阵风似的跑进院子,她把衣服往地上一扔,腾出两只手来,胡乱地往脸上摸了一把,再捡起衣服,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院长的面前。

突然,她发觉众修女严肃而毫无声息地注视着她的举止,连忙放慢呯然作响的脚步。立定之后,她小心翼翼地窥视身旁的修女们,看到大家都以严厉的眼光看着她,便摇了摇头,无奈地走了。

表情各异的修女们(合唱):如何使月光停留,在掌中?

大家就这样散了。

玛丽亚在修道院楼梯旁站着发呆,随后与院长相遇。

院长:你可以进去了,玛利亚。过来吧,孩子。坐下。

玛利亚:院长嬷嬷,我真抱歉,但是我忍不住。大门敞开着,山峦在呼唤我,亲爱的。

院长:我不是要你来认错的。

玛利亚:嬷嬷,请让我忏悔吧。

院长:如果会让你好过一些的话……

玛利亚:是的。你看,今天的天空如此蔚蓝。万物如此碧绿芬芳,我必须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我在温特斯山上愈爬愈高,就想要与她一起穿过云霄。

院长:孩子,万一你在天黑后迷路了怎么办?

玛利亚:院长,我在山上绝对不会迷路的。那是我的山,我在那儿长大的。就是那座山指引我来找你的。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在山上树上爬来爬去……眺望着修道院,看着修女们工作,听着她们晚祷的颂歌。

院长:……

玛利亚:院长嬷嬷,我还犯了个禁忌。我今天在山上唱歌了。

院长:我们的规定是见习修女只有在修道院才能唱歌。

玛利亚:我不管在哪儿都唱得停不下来。更糟的是,话也似乎说个没完。一切我所想的所感觉的。

院长:有人称之为“老实”。

玛利亚:但是这样太糟糕了,院长嬷嬷!你知道贝诗修女总在我和她争论之后,就发我亲地板?后来我一看到他就直接亲地板这样还节省时间。

院长:玛利亚……当你从墙外看着修道院想成为修女时……那并不代表你已经准备好要过这种生活了,对吗?

玛利亚:没有,但我会祷告,并且在尽力了。我也在学习。我真的想做好。

院长:你在这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玛利亚:去寻找上帝的旨意,全心全意地侍奉上帝。

院长:玛利亚……似乎是上帝要你离开我们。

玛利亚:离开?

院长:只是暂时离开。

玛利亚:不,院长,求求你别赶我走!这里就是我的归处。我的住所。我的家庭。我的生命。

院长: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玛利亚:是的。

院长:或许你到外面去看看,就会明白我们对你的期望。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否能表达成这种期望。

玛利亚:我知道你的期望,院长。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我保证!

院长:玛利亚……

玛利亚:是的,院长。如果是上帝的旨意。

院长:萨尔茨堡有个家庭,需要家庭教师一直做到九月。

玛利亚:到九月?

院长:去照料七个孩子。

玛利亚:七个孩子?!

院长:你喜欢孩子吗?

玛利亚:喜欢,但七个!

院长:我会告诉冯·特普上校。你明天去。

玛利亚:上校?

院长:他是皇家海军的的退役军官,为人勇敢又善良。他太太前几年去世了。留下那些孩子给他,我明白要想留住那些家庭教师会有些困难。

玛利亚:为何会有困难,院长嬷嬷?

院长:主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的。

第二天,大家准备去修道院,只有玛利亚带着行李向萨尔茨堡前进。开始玛利亚犹豫了一会儿……后续欢快了起来(并跑动着)唱《今天会怎样》。

今天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知道。

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知道。

外面的世界逍遥自在,应该令人兴奋。

我的心该狂欢愉悦。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向渴望着冒险,去做前面不敢做的事,现在我面对这一场新的冒险,为何我如此害怕?

一位上校和七个孩子,又有何惧?

我必须停止多疑和顾虑,否则我会回到原点。

我必须梦想我所追求的事物,追求者我欠缺的勇气,有勇气信赖它们!

虑心面对我的错误。

让他看见我的价值,也让我自己看见,自己的优点!

让他们尽管制造问题吧。

我会比做得更好还要好。

我有信心,让他们来考验我吧!

我会让他们看到,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我要使他们印象深刻。

我会坚决又和善。

还有那些孩子啊上天保佑他们。

他们以我为榜样,乖乖听话。

每走一步都让我更确信。

一切事情都会好转。

我有信心世界会有我掌握,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

我对阳光有信心,我对雨水有信心。

我深信春天会如约而至。

况且你看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力量不存在数字里,力量不存在于财富中,力量存在于静夜的酣睡中。

当你醒来就充满精神。

我信任中的指引,这些信任都会成为我的东西。

我对信心更有信心。

玛利亚看了萨尔茨堡的院子,吓了一跳。随后唱:“我对信心更有信心。况且,你看,我对自己。充满信心。”撞到墙上后,冯·特普把门打开了。

玛利亚:你好,我来了。我从修道院来的新家庭教师,上校。

冯·特普:我是老管家,小姐。

玛利亚与冯·特普握手,玛利亚欣喜地:“喔你好啊?”并一起进了萨尔茨堡。

冯·特普:请你再此等候。

玛丽亚放下行李,看了周围的样子。然后打开展览厅的门,进了展览厅,欣赏展览厅周围的东西,做出各种行礼动作。接下来冯·特普打开展览厅的门,看见了玛利亚,玛利亚看着冯·特普吓了一跳,随后跑出展览厅。最后冯·特普警告玛利亚:“以后请记住,这里有些房间是不能乱闯的。”

玛利亚答应了冯·特普:“是的。”冯·特普顺便回到教室,后来玛利亚也跟到教室。

冯·特普:你为何如此看着我?

玛利亚: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海军上校。

冯·特普:我也觉得你一点都不像个家庭教师。请转个身。

玛利亚:什么?

冯·特普:转身。

玛利亚在原地转了一圈。

冯·特普:拿下帽子。

玛利亚拿下了帽子。

冯·特普:是衣服不对劲。和孩子们见面前,你最好先换衣服。

玛利亚:但我没有衣服换了。我进修道院时,就把所有的衣服送给穷人了。

冯·特普:这一件呢?

玛利亚:穷人不要这一件。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就会做一套新的。我自己会做衣服。

冯·特普:那么我给你弄些布料。今天,也许就可以给你。现在,小姐……玛利亚。玛利亚小姐,我不知道院长跟你说了多少?

玛利亚:没有多少。

冯·特普:在孩子们的母亲去世后,你是第十二位来照顾孩子的家庭教师。我相信你会比上一个更好。她只待了两个小时。

玛利亚:孩子们有什么问题吗,先生?

冯·特普:孩子们没有问题,都是家庭教师的错。他们完全无法维持纪律。没有纪律就不能管好这个家。请记住这一点,小姐。

玛利亚:是,先生。

冯·特普:每天早晨你得督促孩子们学习,我不准他们虚度假期。每天下午他们要在庭院操练,做深呼吸。晚上要严格遵守就寝时间,不得例外。

玛利亚:打扰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玩耍?

冯·特普:你要监督他们的行为举止,务必要彬彬有礼。我任命由你全权指挥。

玛利亚:是,长官。

玛利亚再次看冯·特普。冯·特普吹起哨来,玛利亚看见所有的孩子都从教室里跑了出来。跟着哨音的节奏,孩子们一步步走到玛利亚和冯·特普的面前,立刻挺身站着。

玛利亚小姐跟着过来了,手上拿着一本书。

冯·特普:这位就是你们的家庭教师。玛利亚小姐。听到你们的哨声时,就列报出自己的名字。小姐,你要注意并记住哨声,以便日后召唤他们。

冯·特普再次吹哨,孩子们一个个向前走一步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往后退。顺序依次是:莉莎,费瑞克,露易莎,寇特,碧姬塔,玛塔,葛特儿。接下来问玛利亚:“现在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记住了。”

玛利亚摇头:“我不需要哨子去喊他们尊敬的上校。”又点头:“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冯·特普:小姐,这可是个很大的宅院  ,占地极广。我不想任何人在屋里大喊大叫。请你拿这个。学习使用它。孩子们也会帮助你的。而我要找你时,你会听到这个哨声。

冯·特普接连吹哨。

玛利亚:对不起很抱歉 。我绝不会对一个哨子做出回应的。哨子是用来召唤动物的但不是给孩子更不是给我听的。这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

冯·特普:你在修道院里也让人这么头疼吗?

玛利亚:更不是的,先生。

玛利亚吹起了哨。“不好意思,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哨声。”

冯·特普转过头:“你可以叫我‘上校’。”最后回到了工作室。

玛利亚和颜悦色地:“稍息。”孩子们听了玛利亚的指令。

大家静下来,玛利亚对孩子们:“现在只剩下我们了,请再跟我说一次你们的名字和年龄,好吗?”

第一个向前走一步:“16岁,我不需要家庭教师。”莉莎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丽亚点头:“我很需要你这样的家庭教师。”

第二个人向前走一步:“14岁,我是个朽木。”费瑞克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笑了:“真的吗?谁告诉你的,费瑞克?”

费瑞克瞪眼:“约瑟芬小姐,第五个家庭教师。”

第三个人向前走一步,介绍的名字是露易莎。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向前一步:“你还没告诉我多大,露易莎。”

第四个人向前走一步:“我叫碧姬塔,她叫露易莎,她13岁,而且你很聪明。我10岁,我觉得你的衣服是我见过最丑的。”

“你不认为很丑吗?是很丑。但赫尔德小姐才是最丑的。”碧姬塔插话。

玛丽亚看向碧姬塔:“碧姬塔,你不应该这样说的。为什么不行?”

第五个人向前走一步:“我11岁,我是个不可救药的人。”寇特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回到原位:“恭喜你:什么是‘不可救药’?我想他的意思是你不会被当做小孩子了。”

第六个人走到玛利亚旁,拽着玛利亚的衣服“星期二我就满7岁了。”玛塔说“我想要一把粉红色雨伞。”

玛利亚微笑地:“粉红色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随后玛塔回到原位。

玛利亚接着说:“我知道你是葛特儿,而且已经5岁了。天啊,你真是个小淑女。”

玛利亚最后告诉大家:“我从未当过家庭教师。”

玛塔反问:“你不是说对家庭教师一窍不通吗?”

玛利亚像大家高兴摇头:“一无所知。我需要给你们建议。”

莉莎,费瑞克,路易莎共同向前走一步:“最好一开始就告诉父亲不要管闲事。”其余人也跟过来:“绝对不能准时来用餐。喝汤时不准出声。吃甜点时,要不停擤鼻涕。别听他们的话,玛利亚小姐。”玛利亚被孩子们挤到门上了,玛利亚:“为什么不呢?”葛特儿:“因为我喜欢你。”

管家施密太太跑到玛利亚和孩子们面前:“好了,孩子们,现在去散步。父亲的命令。快点,快,快,快。”

孩子上楼时。

管家施密太太面向玛利亚,仰头张开手:“玛利亚,我是这的女管家。”

管家施密太太和玛利亚点点头,握手:“你好。你好。”

管家施密太太转身:“我带你去房间,跟我来。”

管家施密太太和玛利亚跟孩子们上楼。

玛利亚诧异地:“可怜的孩子们。”

管家施密太太和孩子们都仰望玛利亚。

玛利亚把行李摔在楼梯上,惊吓地:“啊!啊!……”随后一条蛇出来了。

管家施密太太点头,玛利亚停下脚步。管家施密太太:“你运气很好,上次赫德小姐拿到的是条蛇。”

晚上,冯·特普和孩子们共同吃饭。

玛利亚进屋并坐下:“你好。”

冯·特普面向孩子和玛利亚:“晚上好,孩子们,晚上好,玛利亚小姐。”

玛利亚刚坐下并立刻起来,惊吓地:“哇,哈哈!”封·特普再次和孩子们面向玛利亚。

玛利亚看了看椅子,冯·特普和孩子们又看向玛利亚。冯·特普:“很动听的曲调,在修道院学的吗?”

玛利亚揉了揉屁股:“不。这是……呃……是风湿病。”随后扑了一下屁股,并把椅子上的东西弄走坐下。

大家正式进餐。

玛利亚斜向冯·特普:“对不起,上校。我们是否忘了祷告?”

大家放下餐具。

玛利亚低头:“感谢天主所赐,愿主让我们怀疑感激。阿门。”

冯·特普仰望玛利亚:“阿门,阿门。”

大家拿起餐具。

玛利亚拿起餐具同时:“我要感谢各位。今天放在口袋中的珍贵礼物。”

冯·特普再次望向玛利亚:“什么礼物?”玛利亚望向冯·特普。

玛利亚紧咬嘴:“这是我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上校。”

冯·特普又望向玛利亚:“那我建议你守口如瓶,我们吃饭吧。”

玛利亚又望向冯·特普:“你们很理解我在新家庭里……会有多么的紧张……了解被接受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事……你们的善意和体贴让我初来乍到就感受到了……是那么的温暖……愉悦。”

冯·特普摇头,玛丽亚点头。随后正式吃饭。犸塔哭了。

冯·看向犸塔:“犸塔,你怎么了?没事。”

其与孩子也哭了。玛利亚面向孩子们。冯·特普面向大家。

接着,冯·特普仰望玛利亚:“小姐,难道每顿饭伙食每当吃饭的时候……你非让我们大家都这样莫名其妙地……难以消化吗?”

玛利亚摇头:“没事的,上校,他们只是太高兴了。”

孩子们的哭声继续下去。

萨尔茨堡的院里的晚上。劳夫骑着电动车来到屋旁,敲门后弗朗茨打开门。

弗朗茨:劳夫,晚上好。

劳夫:晚上好,弗朗茨。一切都正常吗?

弗朗茨:是的。

劳夫:或许,上校在不在?

弗朗茨:他在用晚餐。

劳夫:和他的家人?

弗朗茨:是的。

劳夫:请立刻把这份电报交给他。

弗朗茨:没问题。

劳夫开始回家。弗朗茨关门进到餐厅向冯·特普 :“您的电报,先生。”

冯·特普打开电报看。弗朗茨开始回到原位。

弗朗茨刚走时,莉莎与弗朗茨面对面,疑惑不解地:“弗朗茨,谁送来的?”

劳夫代莉莎:“当然是劳夫了。”

费瑞克动了肩,说:“父亲,我能先离席吗?”

冯·特普向孩子们:“孩子们明早我要去维也纳。”

冯·特普收起电报放在桌上。

孩子们动作、表情各异地:“又要去了吗?爸爸!”

葛特儿愁眉苦脸面向冯·特普:“这次你要去多久父亲?”

寇特低头面向露易莎:“是不是去看史蕾德男爵夫人?”

露易莎仰望寇特:“少管闲事。”

冯·特普面向寇特,露易莎:“事实上是的,露易莎。”

碧姬塔面向冯·特普:“为何我们还见不到男爵夫人呢?”

费瑞克面向冯·特普:“为何她要见你?”

冯·特普又面向费瑞克:“我会带她回来见见大家。”

孩子们齐说:“呵?!”

冯·特普面向孩子们:“还有麦克斯叔叔。”

孩子们齐笑:“麦叔叔!”

莉莎关上房门,跑到院子外的草丛里。

莉莎:劳夫。

劳夫:不,莉莎,我们不能这样!

莉莎:为何不能这样,傻瓜?

劳夫:我不知道,只是……

莉莎:你在这里不是为了等我吗?

劳夫:是的,当然。我想知道你莉莎。

莉莎:想吗?有多想?

劳夫:是的,非常想。我甚至想自己发封电报,好让我送到这里来。

莉莎:多好的想法啊!你为何不发呢,就现在吧?

劳夫:但是就到这里了。

莉莎:拜托,劳夫给我发电报吧。我给你开个头。“亲爱的莎莎……”

劳夫:“亲爱的莉莎,我很想要告诉你……”我是多么的爱你。句号。很不幸,电报费用太贵了。“真诚的劳夫。”

莉莎:“真诚?”

劳夫:真心的。

莉莎:“真心的?”深情的?

莉莎与劳夫拥抱:“嗯。”

劳夫:会有回电吗?

莉莎:“亲爱的劳夫不要。不要完结!你的莉莎!”要是我们不用等别人给父亲发电报,就能见面就好了。我怎样才能知道何时才可以见到你呢?

劳夫:让我想想看……我可以装着送错电报。把施奈德上校的电报送到这里来!他在柏林来往在……没有人知道你在这。别告诉你父亲。

莉莎:为何不可?

劳夫:因为你父亲……太奥地利人了。

莉莎:我们都是奥地利人。

劳夫: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是德国人。他们对那些不这样想的人很恼火、他们正在准备……希望你父亲不回惹上麻烦。

莉莎:别担心。他是海军大英雄。国王都亲自给他授勋。

劳夫:我知道。我不是在替他担心。而是替他女儿担心。

莉莎:我?为什么?

劳夫:你是那么的……

莉莎:什么?

劳夫:你还是个小孩子。

莉莎:我都16岁了。怎么会是小孩子?

劳夫和莉莎唱《孩子们》。

小女孩,正在空荡荡的舞台上。

等待命运打开灯。

你的生活,还是一张白纸。

男人希望在上面书写。

书写。

你已16岁,即将17岁。

宝贝,是时候该思考了。最好提防点谨慎点小心点。

宝贝,你正在成长的边缘。

你已16岁即将17岁。

男孩们会排队追求你。

热心的年轻小伙和无赖的家伙,会献你先酒和孩子们。

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去面对男人的世界。

怯懦和害羞,你会如此的畏惧。

你所未知的事情。

你需要一位成熟和有智慧的人。

告诉你该怎么做?

我已17岁即将18岁。

我会照顾你的。

莉莎与劳夫再次拥抱,握手。开始边躲雨,边和劳夫跳舞,随后莉莎又唱《孩子们》。接着与劳夫盯着眼。劳夫跑回去了,莉莎高兴起来了。

到了睡觉时间,所有人都在就寝室。但外面的雷雨仍然没有停。

玛利亚关上窗户,看到所有人要进玛利亚的寝室进去。

玛利亚:请进。施密特太太。

施密特太太:玛利亚小姐,这是给你做新衣服的布料。上校托人从城里买来的。

玛利亚:多美的布料!我可以做出我生平最美的衣服。你说,如果我再要些布料的话上校会给我吗?

施密特太太:家庭教师需要多少衣服?

玛利亚:不是给我,是孩子们。我想给他们做点游戏服。

施密特太太:冯·特普的孩子不做游戏。只是操练。

玛利亚:你一定不赞成吧?

施密特太太:在从上校可怜的妻子去世后……你管理这个家,就好像指挥军舰一样。吹哨子,发号施令。不许唱歌,也没有欢笑。不愿意接触任何让他想起妻子的事物,对孩子们一样。

玛利亚:这样太糟了。

施密特太太:算了。你喜欢你的房间吗?还会给你装新窗帘的。

玛利亚:新窗帘吗?可是他们还好好的。

施密特太太:反正新的已经订了。

玛利亚:可我真的不需要。

施密特太太:晚安。

玛利亚:施密特太太……我明天可以问上校关于布料的事吗?

施密特太太:他明天一早就去维也纳。

玛利亚:是这样没错。他会去多久呢?

施密特太太:拿得看情况。上次他在男爵夫人哪儿待了一个月。我本来不应该跟你说这些的。毕竟我们还不算很熟。但如果你问我的话,上校正在认真考虑。在夏天结束前迎娶这个女人。

玛利亚:那太好了。孩子们会有新母亲了。

施密特太太:是的。好了,晚安。

玛利亚:晚安。

施密特太太回到自己的寝室,玛利亚关上门。脱下衣服,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亲爱的天父,我先在知道的为何你要派我来此了。是帮助这些孩子做好准备的母亲。我也起到这里会成为一个快乐的家庭。愿上帝保佑上校。保佑丽莎和费瑞克,还有露易莎、碧姬塔、玛塔和小葛特儿。我忘了那个男孩。他叫什么来着?总之,上帝保佑他,求上帝赐福院长嬷嬷、玛格丽特修女……和在修道院的每位修女。还有亲爱的莉莎,要让他知道,我是她的朋友……帮助他告诉我他去干了什么。”

阿门走到玛利亚身边,担心地:“你会去告密吗?”

玛利亚不管不顾阿门地:“嘘。帮助我善解人意这样才能引导他。以圣父圣子之门,阿门。”

阿门告诉玛利亚:“我出去散步,发现门锁了。我不想吵醒大家,所以看到你的窗户开着……”

莉莎看向阿门:“你不会告诉我父亲的,对吧?”

玛丽亚来开窗帘,看向莉莎:“你究竟是怎么爬上来的?”

莉莎一步步接近玛利亚:“我们过去经常爬这间屋子,捉弄家庭教师。露易莎能拿一罐蜘蛛单手爬上来呢。”

玛利亚惊讶地:“蜘蛛?”心静下来后:“莉莎,你是独自出去散步吗?”

莉莎摇了头。

玛丽亚点头看向莉莎:“如果我们今晚把衣服洗了明天就没有人会注意它了。”

玛利亚打开衣柜:“你可以看看这个。”拿出衣服后递给莉莎:“去里面脱下衣服,泡在浴缸里。然后回来坐在床上。我们好好谈谈。”

莉莎微笑地:“今天说我不需要家庭教师。或许我还真的需要。”

玛利亚送走莉莎后,关上门,接着猛掀起被,表情吃惊起来。最后把被子整理好原样。

葛特儿突然跑到玛利亚的寝室。

玛利亚:“葛特儿,你害怕吗?”

葛特儿与玛利亚拥抱在一起。

玛利亚:该不是让暴风雨吓坏了吧?跟我待在一起就不用怕了。其他人呢?

葛特儿:他们睡着了。他们不怕。

葛特儿与玛利亚再次拥抱在一起,其他孩子也跑到玛利亚身边。

玛利亚:不怕吗?你看。好吧,大家到床上来。

玛利亚把葛特尔抱到自己床上来,其余女孩说:“真的吗?”

玛利亚:仅此一次,来吧。

女孩们主动到玛利亚床上。

女孩们:现在就等男孩们了。

露易莎:你不会看到他们的。男孩很勇敢。

男孩们突然跑进玛利亚的寝室。

玛利亚:你们男孩不害怕的。对吗?

寇特:才不怕,我们只想确定你们怕不怕。

玛利亚:你想的真周到。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是我!”寇特坚定地。

玛利亚:寇特!我就是把他给忘了!上帝保佑寇特。

孩子们的脸紧贴在玛利亚床上。

葛特儿:老天为什么会这样?

玛利亚:闪电和雷公说话,雷公就回应他。

玛塔:闪电可真讨厌。不见得。

葛特儿:那雷公为何这么生气?弄得我想直哭。

孩子们的脸再次贴在玛利亚床上。

玛利亚:当有些事令我感到不快时,我就努力想些美好的事情

男孩们:什么样的事呢?

玛利亚:呃,让我想想。美好的事物……水仙花。绿草地。繁星满天。

玛利亚唱《我心爱的东西》:

玫瑰上的雨露和小猫的胡须。

光亮的铜壶和温暖的羊手套。

有细绳和褐色的包装纸。

这些都是我心爱的东西。

大家再次被震惊。

大家再次被震惊,玛利亚续唱。

乳白色小马和香脆苹果馅饼。

门铃声和雪橇铃声还有炸肉排面。

飞翔的野雁翅膀载着月亮。

我喜爱的远不止这些。

孩子们乐了,玛利亚再续唱。

女孩穿着白裙腰系蓝缎带。

雪花落在鼻子上和睫毛上。

冰雪融化春天来临。

我最喜爱的远不止这些。

孩子们的脸又贴到玛利亚床上。玛利亚接着续唱。

被狗咬时。

当蜂蛰时。

当我不快乐时。

我就不会觉得太难过。

费瑞克怀疑地:“真的有用吗?”

玛利亚向犸塔满怀自信地:“当然啦。你们试试。你喜欢什么?”

犸塔捂住嘴笑地:“杨柳树。”

葛特儿露出微笑地:“圣诞节。”

碧姬塔哈哈大笑地:“兔宝宝!”

孩子们共同说:“蛇!”

孩子们翻起玛利亚的枕头和床单,互相闹着,说:“巧克力!不上学!枕头大战!电报!任何礼物!瓢虫!大喷嚏!”费瑞克打了个喷嚏。又齐声地:“祝你健康,看,多么有趣?”

玛丽亚重复唱《我心爱的东西》,同时和孩子做游戏,唱到“狗咬”时,被冯·特普发现。

玛利亚向冯·特普和颜悦色地:“你好。”

冯·特普严肃地向玛利亚:“小姐,我是否告诉过你。家里的就寝时间必须严格遵守?”

孩子们身体立直,贴墙站着。

玛利亚不好意思地向冯·特普:“孩子们被风暴吓到了所以我想……你的确说过……”

冯·特普指责玛利亚:“要记住这些简单的命令,是否很困难?”

玛利亚向冯·特普解释:“只有在雷电风暴时,先生。”

冯·特普点名:“莉莎?”

莉莎害怕地:“是,父亲。”

冯·特普指责莉莎:“晚饭后我就没看见你。”

莉莎不好意思地问:“是吗?实际上我是……”

冯·特普问:“怎样?”

男爵夫人走到玛利亚房间内。

莉莎心里沉重地:“我是……”

玛利亚代莉莎答:“她想说的是……我们相处得很熟了。不过时间不早了,不能再聊了。孩子们,听你们父亲的话,快去睡觉吧。”

孩子们回去睡觉了。

冯·特普继续指责玛利亚:“你还记得我明早要出门吧?”

玛丽亚表示肯定。

冯·特普坚定地:“相信我回来之前……你能学到一些什么?”

玛利亚跑而又问:“冯·特普。在你走之前,可不可以跟你谈谈有关孩子游戏服的事?”

冯·特普斜视天花板:“玛利亚小姐。”

玛利亚求冯·特普:“只要给我一些布料。”

冯·特普向玛利亚回答:“很显然。许多事无需重复。”

玛利亚再次求冯·特普:“但他们只是孩子呀!”

冯·特普再次向玛利亚回答:“是的。他们是我的父亲。晚安。”

冯·特普关上玛利亚的门,然后走了。玛利亚心情仍然没有好转,失落地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啊!”玛丽亚打开窗帘,看向窗户,再次唱《我心爱的东西》。

玛利亚当家庭教师的第二天,带孩子们到野外玩去。从萨尔茨堡跑到桥上,高兴起来。玛丽亚看了看旁边,说:“这么高啊。”接着孩子们凑向玛利亚。看完水下后,玛利亚继续领着孩子们,说:“走吧。”

……

玛利亚和孩子们前往早摊。到水果摊后,玛利亚向孩子们递水果,买水果,放到竹筐里。随后玛利亚用双手各捧一个苹果在空中飘,完美的动作逗笑了孩子们。接着投向葛特儿的时候,葛特尔没有接准把苹果摔碎了,玛利亚皱着眉头,生气地指责葛特儿。

接着大家高兴地跑向草坪,坐上了火车向窗外招手,最后跑向阿尔卑斯山。

孩子们互相投球玩,碧姬塔躺在草坪上,玛利亚和葛特儿坐在草坪上。葛特儿问玛利亚:“我们每天都这样玩吗?”碧姬塔问露易莎:“你不会觉得厌倦吗?”路易莎说:“我想也是。”葛特儿插话:“那相隔一天呢?”路易莎说:“自从给约瑟芬小姐的牙刷涂上胶水后,我已经好久没开心了。”玛丽亚看向孩子们,犹豫地:“我真不懂向你们这样的好孩子。怎么会爱恶作剧呢。”犸塔回答:“这很简单啊,为何要如此?”“不做这些,我们怎么引起父亲的注意呢?”玛利亚想了想,肯定地:“哦,我明白了。”“我们得好好想一想。”“来吧,大家都过来。”碧姬塔问:“我们要做什么?”玛利亚回答:“让我们想想男爵夫人来了我们唱什么歌。”葛特儿说:“父亲不喜欢我们唱歌。”玛利亚回复孩子们:“或许我可以改变他的想法。”“你们会唱什么歌?”葛特儿面向玛利亚,说:“一个都不会,我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唱歌。”费瑞克也不会。玛利亚笑着:“那么,我们得抓紧时间。你们必须学习。”葛特儿犹豫地:“怎么学习呢?”玛利亚边弹口琴边唱《哆唻咪》:

让我们从头开始。

一个很好的开端。

当你读书时你先要学。

ABC.

当你唱歌时先要学Do-Re-Mi。

Do-Re-Mi.

恰好是前三个音。

Do-Re-Mi.

Do-Re-Mi-Fa-So-La-Ti.

让我想想怎么样更好记。

“Doe”,是一只小母鹿。

“Ray”,是金色的阳光。

“Me”,是称呼我自己。

“Far”,是道路远又长。

“Sew”,是穿针又引线。

“La”,音符跟着Sew。

“Tea”,是饮料与茶点。

让我们再次回到Doe。

(重复3遍,第1遍玛利亚独唱,第2遍孩子们跟着玛利亚唱,第3遍孩子们和玛利亚玩游戏同时唱)。

孩子们转向玛利亚边走边唱:“Do-Re-Mi-Fa-So-La-Ti。”

玛丽亚看向自己左边的孩子们,说:“只是用来创作歌曲的工具。”又直看前方,说:“只要你们能记住它们,就可以唱各种歌曲……像这样把他们凑起来。就像这样:So-Do-La-Fa-Mi-Do-Re。你们可以唱吗?”

孩子们重复唱玛利亚的歌词:So-Do-La-Fa-Mi-Do-Re。

玛利亚重演(唱):So-Do-La-Fa-Mi-Do-Re。

孩子们再重唱So-Do-La-Fa-Mi-Do-Re。

玛利亚与葛特儿对视,葛特儿说:“很好。但是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啊。”

玛利亚向葛特儿认真地强调:“所以我们要填上词。一个音符一个字。像这样。”

玛利亚与孩子们齐坐在椅子上。玛利亚改编《哆唻咪》(唱):

当你学会音符后。你几乎可以唱任何歌。

玛利亚与孩子们站起来,齐唱:当你学会音符后。你几乎可以唱任何歌。

玛利亚与孩子们回萨尔茨堡,第4次唱《哆唻咪》。

史密斯太太和麦克斯坐着盖尔的车去逛公园。

史密斯太太:盖尔,这些山珍是太壮观,真的太美了。

麦克斯:是我让它们为你而起的。

史密斯太太:哦?

麦克斯:尽管它高达万尺……盖尔还是相信他只是为了某些特殊事情而升起。

盖尔:再不改进你的笑话,我就不邀请你了。

麦克斯:你并未邀请我,我不是不请而来的。

史密斯太太:的确如此,你们需要人作陪。

盖尔:我需要有美味佳肴……和上等美酒的地方……而且代价也很公道……

史密斯太太:麦克斯,你真的太无礼了。

麦克斯:才没有,我只是一个迷人的吃货。

……

麦克斯:听。那是克洛普曼修道院的唱诗班。他们唱的很好。非常好。接下来几天我要在周围查探一番。说不定在某处,有个合唱团在等着我……好让他在萨尔茨堡音乐节上一举成名。

盖尔:他们得名,而你得利。

麦克斯:我承认,是有些不公平。总有一天一切会改变,我也会成名的。

麦克斯生气地看向孩子们,孩子们挂在树上笑着。

史密斯太太: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盖尔:没什么,都是些本地的野孩子。

史密斯太太和麦克斯下车后,走到栅栏旁,史密斯放松地说:“盖尔,和你一起来这里,我真是太兴奋了。”

盖尔转移注意力,说:“树林,湖泊,看见一个就看见了全部。”

史密斯太太向盖尔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你是知道的。”

盖尔对史密斯怀疑地:“你是指责我吗?我很兴奋吗?”

史密斯太太向盖尔转而又问:“难道不是吗?”

盖尔向史密斯回答:“不是,只是不太确定。”

史密斯太太摇摇头地:“你又来了,又再轻视自己了。”

盖尔面无表情地:“我真是个危险的司机。”

史密斯太太关心盖尔地:“在这里,你不再是个看不透的谜了。”

盖儿看着旁边的阁楼,说:“在我的天然栖息地?”

史密斯太太同盖尔而视:“是的,没错。”

盖尔疑惑不解地:“你是说就像百鸟归林,风吹花摇松涛阵阵,我无拘无束更容易亲近吧?”

史密斯太太微笑地:“多有诗意啊。”

盖尔提出质疑:“是啊,的确如此,可不是么?在这里比在维也纳自在多了。在你们那奢华的沙龙里……和那些无聊的人闲谈,泡在香槟里……踉踉跄跄跳着施特劳斯的华尔兹,我都记不清了?”

史密斯太太接着问:“你是不是想这么说?”

盖尔接着回复:“是的。”提问:“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史密斯太太发自内心地:“我真的喜欢这儿,盖尔。如此可爱又宁静。你怎么舍得经常离开这里?”

该而又面无表情地:“哦,我想,假装着非常活跃。活跃使生命看似充满了目的。”

史密斯太太瞪眼地:“是不是为了逃避过去的记忆?”

盖尔诚实地答应:“也许是寻求留下的理由。”

史密斯太太悠闲地:“但愿这是你常去维也纳的理由。或者你在维也纳还有其他分心的事?”

盖尔接近史密斯太太,说:“亲爱的,我可不认为你只是个令我分心的人。”

史密斯太太高兴地:“那你如何形容我,盖尔?”

盖尔点头说:“可爱……优雅迷人又聪慧,完美的主人……还有你一定不爱听……有时候,是我的救星。”

史密斯太太评价盖尔:“哦,多没情调。”

盖尔找理由:“若我不是,岂不是不知感恩的混蛋了是你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新的意义。”

史密斯太太想了想,说:“那我还算有趣。我在维也纳确定有最好的服装设计师。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交圈。也确实举办最豪华的派对。是的。抛开这些……我只是一个富有却飘浮不定的人。在寻寻觅觅就像你一样。”

麦克斯:再来点苹果馅饼吗?

德维勒:我吃了多少?两个了。那么它就成为第三个吧。

冯·特普:还在吃吗?麦克斯不开心吗?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想从胡洛克弄来那组四重唱……

史密斯太太:发生什么了?沙夏·皮特先窃取了。

麦克斯:我最恨盗贼行径了。

冯·特普:麦克斯,你要学自受。

麦克斯:为此我得打长途电话到巴黎、罗马及斯德哥尔摩。

史密斯太太:当然是用盖尔的电话了。

麦克斯:要不然我怎么负担得起?我喜欢有钱人,我喜欢他们的生活方式。尤其和他们一起生活时。

冯·特普:我在想孩子们去哪儿了。

史密斯太太:他们一定是听说我们来了就躲起来了。

冯·特普:我是希望他们会回来欢迎你的。麦克斯,试着开朗一些好吗。

麦克斯:怎样?

冯·特普:你让盖尔下定决心了吗?我是否会听见婚礼钟声?

史密斯太太:很有希望。

麦克斯:太棒了。

史密斯太太:但不一定跟我有关。

麦克斯:什么意思?

史密斯太太:与你无关,麦克斯。我很喜欢盖尔,所以你别拿我们取乐。

麦克斯:但我还是个孩子,就喜欢玩乐。都跟我说说吧。快点。把那些小小的隐秘的,令人不快的细节都告诉我吧。

史密斯太太:我有感觉,我来到这里可能会得到认可。

麦克斯:我同意。你怎么会错过?说的不错。我是了解你的,亲爱的,你会找到办法的。

史密斯太太:他不是普通人。

麦克斯:他很富有。

史密斯太太:他老婆的死给他留下一记重创。

麦克斯:而你丈夫的死却给你留下了一笔巨款。

史密斯太太:麦克斯,你这个人真是冷血。

麦克斯:你和我对我来讲就像是一家人。所以我希望看到你们两个人结婚。我们不能让肥水流入外人田。

劳夫到萨尔茨堡的院内从楼底向窗户里扔电报,被冯·特普看到。

劳夫:你在干什么?冯·特拉普上校。我是在找……我没看到,我不知道你在……希特勒万岁!

冯·特普:你是谁?

劳夫:我给德维勒送电报的。

德维勒和史密斯太太走到栅栏旁边。

德维勒:我就是。

劳夫:是,先生。

冯·特普接到电报,对劳夫说:“好了。电报已经送到,你可以走了。”

劳夫走了,史密斯太太说:“盖尔,他还是个孩子。”

麦克斯在洗衣服,说:“是,我也只是个奥地利人。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的。只是确保别发生在你身上。”

冯·特普看向麦克斯,说:“麦克斯,你别再这样说。”

麦克思向冯·特普解释:“你知道的我没有任何政治倾向。从都如此时我又能怎样?”

冯·特普目光尖锐地:“还是有事可以做的。一定有。”

史密斯安慰冯·特普:“你走神了,在想什么?”

冯·特普回答:“在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里。”

史密斯问冯·特普:“我有办法带你回到现实世界吗?”

史密斯太太和冯·特普看到孩子和玛利亚坐着船,各自笑着向史密斯太太和冯·特普招手。

冯·特普到台阶旁,孩子们和玛利亚站起来,孩子们看到冯·特普,说:“爸爸,爸爸……”玛利亚说:“上校,我们回来了。”随后大家各自掉水。冯·特普严厉地:“立刻从水里上来!”

冯·特普打开台阶旁边的门,孩子们和玛利亚游上台阶。

费瑞克说:“你一定是史蕾德男爵夫人。”

孩子们游上岸同说:“我浑身都湿透了!”冯·特普的哨声打断了孩子们的话。孩子们靠对面的栅栏面向冯·特普和史密斯太太。冯·特普生气地:“列队!”玛利亚停下脚步,对冯·特普不好意思。冯·特普又说:“这位是史蕾德男爵夫人。而这些……是我的孩子们。”

史蕾德男爵夫人对孩子们说:“你们好?”

冯·特普对孩子们说:“好了,进屋去,擦干,换身衣服再回到这里。立刻去!”孩子们立刻跑进萨尔茨堡内,随后玛利亚进去。玛利亚进萨尔茨堡内前,冯·特普打住玛利亚,说:“小姐,请你留下!”玛利亚发呆,史蕾德男爵夫人自言自语:“我最好去看麦克斯在干什么。”史蕾德男爵夫人进萨尔茨堡后:

冯·特普严厉地批评玛利亚:“……我要你如实回答。”

玛利亚不动声色地:“是,上校。”

冯·特普问玛利亚:“是真的呢?还是只是我的想象?孩子们今天有没有偶然爬过树?”

玛丽亚点头,说:“爬过,上校。”

冯·特普点头,说:“我明白了。再请问,他们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些……”

玛利亚又点头,说:“游戏服。”

冯·特普又点头,说:“你是如此称呼它们的?”

玛利亚向冯·特普回复:“用我卧室里的窗帘做的。”

冯·特普反问玛利亚:“窗帘?”

玛利亚又向冯·特普回复:“还剩下不少。孩子们穿着这些衣服玩了不少地方。”

冯·特普又反问玛利亚:“你是在告诉我的孩子穿着旧窗帘做的衣服……玩遍了整个萨尔茨堡?”

玛利亚高兴地:“而且玩得很开心!”

冯·特普转而又说:“他们有制服。”

玛丽亚看向冯·特普,说:“原谅我这么说,那是紧身衣。”

冯·特普生气地:“我不会原谅你的!”

玛利亚解释:“孩子们会担心弄脏衣服而束手束脚玩得不尽兴。我从没听到过他们抱怨!那是他们不敢!他们很爱你。他们也很怕你。”

冯·特普反对玛利亚:“我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谈论我的孩子。”

玛利亚劝冯·特普:“你总得听听别人说的,你从不在家久住没法好好了解他们。”

冯·特普又反对玛利亚:“我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我的孩子。”

玛利亚又劝冯·特普:“我知道你不想听,但你必须听!就拿莉莎来说吧。”

冯·特普接着反对玛利亚:“她不是小孩子了。小姐,不许你提莉莎一个字。”

玛利亚又解释:“有天你会醒来。发现她已经是个女人了你甚至不了解她。费瑞克,虽然还是个孩子。却想成为想你一样的男人,然而却没人来叫他改怎么做!”

冯·特普生气地:“你怎么敢说我的儿子?”

玛利亚接着解释:“如果你让碧姬塔亲近你,她也会告诉你的。她什么都注意到了。还有寇特常常假装勇敢来掩饰你忽视他时所受到的伤害。就该这样……你就是这样对待所有的孩子。还有露易莎,我还不太了解她。”

冯·特普生气地:“我说了就该这样!”

玛利亚再接着解释:“但是总得有人了解她,还有那些笑的他们只想被人爱护!求你,上校。爱他们所有人!”

冯·特普心烦地:“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任何关于我孩子的话!”

玛丽亚看向冯·特普要进萨尔茨堡时,说:“上校,我还没说完!”

冯·特普转身向玛利亚说:“你说的够多了!小姐,现在,你立刻收拾行李……回修道院去吧。那是什么声音?”

玛利亚向冯·特普回复:“是歌声。”

冯·特普向玛利亚回复:“我知道是歌声。但是谁在唱歌?”

玛利亚又向冯·特普回复:“孩子们。”

冯·特普自言自语:“孩子们?”

玛利亚接着向冯·特普回复:“我教他们了一首《音乐之声》。”

冯·特普走进萨尔茨堡内,随后玛利亚也走进萨尔茨堡内。玛利亚准备去收拾行李回到修道院。萨尔茨堡内在上音乐课,唱《音乐之声》。唱到最后两句时,冯·特普走进教室唱出了最后两句。玛利亚在门后看。

歌声结束后,大家都笑了,孩子们和冯·特普拥抱。葛特儿给史蕾德男爵夫人送了花。史蕾德男爵夫人看到花后,说:“雪绒花!”

史蕾德男爵夫人: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的孩子们如此可爱。

冯·特普:你们别走开(先前)。小姐。我……我刚才太过粗鲁。我道歉(后来)  。

玛利亚:我太心直口快了。这是我最糟的缺点。

冯·特普:你说得对,我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们。

玛利亚:还来得及,上校。他们都很想和你亲近些。

冯·特普:你将音乐带回这个家。我都忘了音乐。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我请求你留下来。

玛利亚:要是我能有所帮助的话。

冯·特普:你已经帮了。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

冯·特普返回音乐室。玛利亚后来留了下来。

音乐室开启了音乐会。玛塔说:“开幕。” 时,音乐会内正式音乐表演 。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在第二现场看音乐会。窗帘打开时,有个木偶出现,唱起了《牧羊人》:

孩子们(唱):高高的山上有个牧羊人。它放开歌喉嘹亮地歌唱。歌声在甜美的城里回荡。牧羊人的歌声清脆嘹亮。

犸塔对葛特儿说:“葛特儿,到王子了。”

葛特儿推开墙板,出现了城堡,继续唱《牧羊人》:

孩子们(唱)  :餐桌旁的人们在听他歌唱,背行囊的人们在听他歌唱。

后续出现玩偶吃点心,再继续唱《牧羊人》:

孩子们(唱):穿红衣裳的小姑娘听到。她跟着牧羊人一起歌唱。姑娘的妈妈在侧耳聆听。姑娘和牧羊人的二重唱。

各玩偶跳起舞来,逗笑了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

窗帘拉上时,孩子们和玛利亚最后一次唱《牧羊人》:

犸塔(唱):穿红衣裳的小姑娘听到。

葛特儿(唱):她跟着牧羊人一起歌唱。

碧姬塔(唱):姑娘的妈妈在侧耳聆听。

露易莎(唱):姑娘和牧羊人的二重唱。

寇特(唱):他们多快乐啊。

玛利亚(唱):二重唱将要成为三重唱。

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笑着鼓掌 :“好极了!好极了!”  大家高兴地从音乐室回到第二现场。

冯·特普高兴地:“真精彩。”

葛特儿跑向麦克斯,问:“麦克斯叔叔,木偶可以留下来吗?可以吗?”

麦克斯诚心的:“当然可以,孩子们。不然我怎么会告诉可伦教授把账单给你父亲呢?”随后孩子们跟着麦克斯走了。

冯·特普跟玛利亚说:“演得很好,小姐。我真的很入迷。”

玛利亚高兴地:“是你和孩子们的功劳,上校。”

随后史蕾德男爵夫人走出音乐室,高兴地:“亲爱的,你真是无所不能?”

玛利亚诚实地:“呃,做个好修女我可不敢保证。”

史蕾德男爵夫人真心地:“如果有任何问题,我都很乐意帮你的。”

麦克斯:大家请注意!请注意!我要宣布一件事。惊喜!大惊喜!今天,经过长时间无望地寻找……我终于为萨尔茨堡音乐节找到了一个激动人心的节目。

冯·特普:恭喜你i,麦克斯。这又要打谁的注意呢?

史蕾德男爵夫人:圣伊格森合唱团?

麦克斯:再猜。

冯·特普:我想。克兰曼歌咏团?

麦克斯:不对,不对,不对。

史蕾德男爵夫人:告诉我们吧。

麦克斯:一个家庭合唱团。你永远都猜不中的盖尔。

冯·特普:真是个绝佳的主意!谁家的?

麦克斯:你家啊。你们会成为整个音乐界的热门话题。

冯·特普冷笑。

麦克斯:有什么好笑的?

冯·特普:真不愧是麦克斯。苦心孤诣,但是很滑稽。

麦克斯:听我说他们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冯·特普:不行,麦克斯。

麦克斯:多么好的主意啊。新颖又有独创性。

冯·特普:麦克斯!我的孩子不公开演唱。

麦克斯:不过,我不回责怪你的尝试。

玛利亚:孩子们,下一个该谁唱歌了?

孩子们悄悄和玛利亚讨论。

玛利亚:谁?

孩子们惊奇起来。

玛利亚:大家一致推选。由你演唱,上校。

冯·特普:我?我不懂。

玛利亚:请吧。

冯·特普:不不不不。

玛利亚:我听说你以前唱歌非常好听。

冯·特普:那可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玛利亚:我还记得。请给我们唱首熟悉的吧。求求你了父亲。

冯·特普:好吧……

随后,冯·特普接过口琴,史蕾德男爵夫人插问麦克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麦克斯插问史蕾德男爵夫人:“什么?”史蕾德男爵夫人插话回答:“我好带来的口琴。”冯·特普弹唱《雪绒花》:

雪绒花,雪绒花,清晨你向我盛开。

小而白,洁而亮,见我好像很愉快。

洁白的花蕾你快开放,永远鲜艳芬芳。

雪绒花,雪绒花,祝我祖国万年长。

麦克斯:只要你开口,随时可以加入我的新节目:《冯·特拉普家庭合唱团》。

史蕾德男爵夫人:我有个好主意。让这个家里充满音乐之声。我在这让你要为我举办一次盛大的宴会。

冯·特普:宴会?

孩子们:答应吧,爸爸,拜托了!

史蕾德男爵夫人:是的,也该让我见见你萨尔茨堡的朋友了……让他们认识认识我。你说对吗?

冯·特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孩子们:哦,求你了!

玛利亚;孩子们,该睡觉了。来吧,说晚安。

孩子们:晚安,父亲。晚安,男爵夫人。晚安,麦克斯叔。那将是我第一个舞会,父亲!

过一天,萨尔茨堡正式开起了舞会。场上有好多舞者随音乐相互伴舞,还有几个人用乐器伴奏。

泽勒向冯·特普点头,说:“这位是男爵父亲。”

史蕾德男爵夫人高兴地:“你好,泽勒先生。男爵夫人。”

一位男人问另一位男人:“你是否注意到大厅上显眼位置还挂着奥地利国旗?”

葛特儿看向舞者们,对莉莎说:“那些女人看起来好漂亮。”

费瑞克自言自语:“我觉得他们好丑。”

露易莎向费瑞克解释:“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怕她们。”

费瑞克转头反驳露易莎:“傻瓜,只有成年人才会怕女人。”

葛特儿自言自语:“我觉得那些男人们很英俊。”

露易莎高兴地:“你又怎么会懂?”

到了晚上,大家走到室外。莉莎自己跳起舞来。

葛特儿疑惑不解地:“莉莎,你在跟谁跳舞?”

莉莎边跳边说:“没有人。”

费瑞克走到莉莎身边,补充莉莎的话:“哦,的确没人。”随后问:“我可以和你跳舞吗?我很乐意,年轻人。”问完后费瑞克和莉莎跳舞。

玛利亚走道孩子们旁边,问:“孩子们,怎么不告诉我你们还会跳舞?”

费瑞克:怕你知道了会叫我们一起跳舞。冯·特普家庭舞蹈团!

葛特儿:他们在演奏什么曲子?

玛利亚:兰德勒舞曲,一首奥地利的民俗舞曲。

寇特:跳给我们看看吧。

玛利亚:哦,寇特,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跳过。

寇特:你记得的。拜托了?

玛利亚:这个……

寇特:拜托嘛。

玛利亚:好吧。过来。你鞠躬我答礼。

寇特:是这样吗?

玛利亚:很好!现在我门走舞步。

玛利亚与寇特跳,边跳边说:“一二三,一二三。开始,我们一起跳。转圈。别转太多。这边。走步跳。转圈。”寇特说:“让我来多练习,好吗?”

盖尔走到寇特,问:“让我来好吗?”寇特走后,冯·特普和玛利亚跳起舞来。

玛利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犸塔: 你的脸都红了,是吗?

史蕾德男爵夫人:那舞跳的是太棒了。你们这搭档真是完美。

盖尔:我想孩子们该上床了。

麦克斯:玛利亚小姐吗?是的,我想是回不来了(向碧姬塔回答)。有什么好唱的(问史蕾德男爵夫人)?

史蕾德男爵夫人:粉红柠檬水。掺了点柠檬汁。

葛特儿:父亲,我不敢相信。

麦克斯:不相信什么?

葛特儿:关于玛利亚小姐。

麦克斯:哦,玛利亚小姐!我说把她的留言告诉过你们吗?我记得说过了。她说她很怀念修道院的生活。不得不离开我们。就这么回事(回复葛特儿)。我还是尝尝这个柠檬水吧(自言自语)。

碧姬塔:她连再见都没有说。

麦克斯:她在留言上说过。

碧姬塔:那可不一样。

史蕾德男爵夫人:不太甜,也不太酸。

盖尔:就是太粉了。

葛特儿:爸爸,谁会是我们的新家庭教师?

盖尔:这个……你们再也不需要家庭教师了。

孩子们:不需要了吗?

盖尔:是的。你们要有个新妈妈了。

莉莎:新妈妈?

盖尔:经过昨晚的讨论。一切都决定好了。我们会生活得很幸福的。

孩子们各自亲了史蕾德男爵夫人一口。

盖尔:好了。去玩吧。

玩完后,孩子们前往修道院。当拉开门铃时,玛格丽特走到门旁,问:“怎么了,孩子们?”

“我叫莉莎。”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玛格丽特:怎么了,莉莎?

莉莎:我们,我的弟弟妹妹们想见玛利亚小姐。

玛格丽特:玛利亚小姐。哦,玛利亚。

玛格丽特打开门,说:“请进来。”大家走到门旁时,玛格丽特用禁止的手令说:“在此等一下。”随后孩子们停了下来,玛格丽特向玛利亚那里走去。

玛格丽特回到门旁。

费瑞克:我们必须见她。请告诉她我们来了好吗?

玛格丽特:恐怕我做不到。

费瑞克:你一定要告诉她!

葛特儿:我们必须见她!她是我们的家庭教师。我们想让她回来。不想和她告别。这非常重要。

费瑞克:我们只想和她聊聊。

玛格丽特:很抱歉,孩子们,玛利亚在静修。

费瑞克:她会见我们的。我知道她会的。

葛特儿:我想让她看我的手指。

玛格丽特:亲爱的,改天吧。我会告诉她,她们来过。

孩子们:很高兴你们来看望他。我们需要玛利亚!

玛格丽塔把孩子们送去,说:“走吧,孩子们。回家吧。”

孩子们对玛格丽特说:“我敢肯定她会见我们的。”

孩子们盯着玛格丽特说出了她的名字。

玛格丽特盯着孩子们,说:“再见,孩子们。”

孩子们悲伤地:“玛格丽特修女,拜托你了?”

院长:发生什么事了,玛格丽特修女?

玛格丽特:院长嬷嬷,是冯·特拉普家的孩子。他们想要见玛利亚。

院长:他们说了什么没有?他们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事?

玛格丽特:院长嬷嬷,除了祈祷外,他们什么也没说。

院长:可怜的孩子。

玛格丽特:很奇怪。回来的时候她似乎很高兴……但又很不快乐。

院长:也许我错了不该让她一个人待这么久。尽管他还没有准备好,你还是带她来见我吧。 作者:谁说读史才有学问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1681564/ 出处:bilibili

荡漾回响。钟声嘹亮。

……

山麓下。

峰环水抱的萨尔斯堡,高高低低的房屋鳞次栉比,庄严肃穆的修道院坐落在绿树浓荫中。

……

山上。

流连忘返的玛利亚在山坡草地上远眺群山,她轻盈地跳跃、旋转,一会穿过树林,一会又奔到小溪旁,俯身拾起一块石子丢入溪水中,溪水激起了涟漪。她又向前走去,一面放声歌唱《音乐之声》:

阵阵动人的音乐,唤醒这沉睡的山峦。

传唱千年的歌声,素绕其中久未消逝。

群山以动人的音乐,充盈着我的内心。

我的心迫不及待,想要唱出每一首歌。

我的心要向那鸟儿的翅膀,从湖泊跃动到那丛林中。

我的心想要那撞钟的轻叹,乘着那微风离教堂远去像游玩的溪水那般欢笑,击打在沙石上。

像学习祈祷的云雀那样,彻夜欢快歌唱。

当我的内心孤独寂寞时,走进这层层山峦中。

我知道在这里我会找到曾经的天籁之音,这音乐荡漾我的内心。

我将再次放声高歌。

玛利亚伫立良久,隐隐听到修道院传来的钟声,她陷入遐思。忽然,它猛省过来,用手一拍自己的额头,急忙拔腿就跑,没跑上几步,又转身奔回捡起地上的外衣,发出一声惊呼:“哦!”极速地跑下山来。

古老的修道院优雅、肃穆,从修道院里传来阵阵唱圣诗的和谐女声。

修道院内。

修女们各处走来,端庄严肃的修道院院长、大嬷嬷贝尔塔和玛格丽塔三人正容款步走进经堂,一起虔诚地做日常功课。

钟声响起,院长顶礼膜拜,众修女齐声唱起《哈利路亚》。

院场上。贝尔尼斯默默急匆匆走来,对院长说:“院长嬷嬷,柏尼斯修女。”

院长:“贝尔尼斯嬷嬷。”

贝尔尼斯无不抱怨地:“她又不见了。”

院长:“玛利亚?”

贝尔尼斯:“她又跑到外头去了。”

大嬷嬷贝尔生气地:“也许我们该在她脖子上挂个牛铃。”

玛格丽塔对大嬷嬷贝尔尼斯说:“谷仓找过了吗?他很喜欢动物。”

贝尔尼斯:“我到处都找过了,所有寻常回去的地方。”

院长:“修女,你知道她是玛利亚。”

院长和两位大嬷嬷边走边接着谈论这件事。

贝尔塔按奈不住了:“院长,我希望这次违规能消除。”

老成持重的院长不动声色地说:“我对疑虑保持信心,贝特修女。”

贝尔塔固执己见地:“毕竟黑羊的毛也是会温暖,我们不是在争论什么黑羊白羊,玛格丽特修女。在所有修女候选人中,玛利亚是最糟糕的。”

他们三人来到一个小院子,院长一面喊着:“各位!各位!”止住了两位大嬷嬷的争执,一面对迎上来的众修女:“我们想了解在修道院的各人,表现如何?见习修女和修道院的主管,表达了不同的意见来协助我。”

院长问一位戴眼镜的修女:“凯几萨琳修女,你来说说,你认为玛利亚怎么样?”

卡塔林:“他有时候是个好女孩。”

院长又问另一位修女:“阿格塔嬷嬷?”

阿格塔:“玛丽亚很讨人喜欢,除了有时候不好相处。”

院长转而又问:“索菲娅嬷嬷,你说呢?”

索菲娅:“哦,我非常喜欢她,但是她总是会惹麻烦。”

贝尔塔:“这正是我要说的。”

修女们唱《玛利亚》。

贝尔塔(唱):她爬树伤了膝盖,裙子裂开了口。

索菲娅(唱):在去往弥撒的路上跳华尔兹,在阶梯上吹哨。

贝尔塔(唱):在她的帽下,还藏着她的卷发。

卡塔林(唱):我甚至听到他在修道院唱歌。

阿格塔(唱):祷告他总是迟到。

索菲娅(唱):但忏悔却出自真心。

贝尔塔(唱):她做什么都迟到。

卡塔林(唱):但是吃饭从来不迟到。

贝尔塔(唱):我不愿说,但我深深觉得。

众修女(合唱):玛利亚不适合修道院。

在边上好久没开口的的玛格丽塔忍不住了。

玛格丽塔(唱):我倒愿意为她说句好话。

院长:“请说,玛格丽塔修女。”

玛格丽塔(唱):玛利亚令我发笑。

玛格丽塔常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修女也齐放声笑了。

院长见状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院长(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

玛格丽塔(唱):你要如何用言语形容她?

卡塔林,阿格塔(合唱):她爱唠叨。

索菲娅(唱):叫人难捉摸。

贝尔塔(唱):小丑。

院长(唱):许多事你们想告诉她,许多事她应该懂得。

贝尔塔(唱):但如何让他停下,听你把话说完?

院长(唱):如何将海浪停留在沙滩上?

玛格丽塔(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人物?

院长(唱):如何使月光停留,在掌中?

索菲娅(唱):与她同处时,我会感到糊涂又困惑,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阿格塔(唱):如天气难测。

卡塔林(唱):像羽毛飘忽。

玛格丽塔(唱):她是个甜心。

贝尔塔(唱):她是个恶魔。

玛格丽塔(唱):她是小羔羊。

索菲娅(唱):她让瘟神烦恼,把黄蜂赶出巢。

阿格塔(唱):她能使僧侣晕头转向。

卡塔林(唱):她本性善良又狂野,是个谜一样的孩子。

贝尔塔(唱):她令人头痛,她是个天使。

院长(唱):她只是个女孩。

众说纷坛的修女们只好一齐双手合十,仰脸向天齐唱:你要如何解决向马里亚这样的人物?你要如何将浮云摘下又盯牢?你要如何用言语形容她?

卡塔林,阿格塔(合唱):捣蛋鬼,鬼灵精。

贝尔塔(唱):小丑。

众修女(齐唱):许多事你们想告诉她,许多事她应该懂得。

院长(唱):但如何停下,听你把话说完?

贝尔塔(唱):如何使海浪停留在沙滩上?

众修女(齐唱):你要如何解决像玛利亚这样的问题人物?

突然,“呯!”的一声门开了,接着一阵急促而响亮的脚步声打断了修女们的争论。

玛利亚像一阵风似的跑进院子,她把衣服往地上一扔,腾出两只手来,胡乱地往脸上摸了一把,再捡起衣服,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院长的面前。

突然,她发觉众修女严肃而毫无声息地注视着她的举止,连忙放慢呯然作响的脚步。立定之后,她小心翼翼地窥视身旁的修女们,看到大家都以严厉的眼光看着她,便摇了摇头,无奈地走了。

表情各异的修女们(合唱):如何使月光停留,在掌中?

大家就这样散了。

玛丽亚在修道院楼梯旁站着发呆,随后与院长相遇。

院长:你可以进去了,玛利亚。过来吧,孩子。坐下。

玛利亚:院长嬷嬷,我真抱歉,但是我忍不住。大门敞开着,山峦在呼唤我,亲爱的。

院长:我不是要你来认错的。

玛利亚:嬷嬷,请让我忏悔吧。

院长:如果会让你好过一些的话……

玛利亚:是的。你看,今天的天空如此蔚蓝。万物如此碧绿芬芳,我必须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我在温特斯山上愈爬愈高,就想要与她一起穿过云霄。

院长:孩子,万一你在天黑后迷路了怎么办?

玛利亚:院长,我在山上绝对不会迷路的。那是我的山,我在那儿长大的。就是那座山指引我来找你的。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在山上树上爬来爬去……眺望着修道院,看着修女们工作,听着她们晚祷的颂歌。

院长:……

玛利亚:院长嬷嬷,我还犯了个禁忌。我今天在山上唱歌了。

院长:我们的规定是见习修女只有在修道院才能唱歌。

玛利亚:我不管在哪儿都唱得停不下来。更糟的是,话也似乎说个没完。一切我所想的所感觉的。

院长:有人称之为“老实”。

玛利亚:但是这样太糟糕了,院长嬷嬷!你知道贝诗修女总在我和她争论之后,就发我亲地板?后来我一看到他就直接亲地板这样还节省时间。

院长:玛利亚……当你从墙外看着修道院想成为修女时……那并不代表你已经准备好要过这种生活了,对吗?

玛利亚:没有,但我会祷告,并且在尽力了。我也在学习。我真的想做好。

院长:你在这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玛利亚:去寻找上帝的旨意,全心全意地侍奉上帝。

院长:玛利亚……似乎是上帝要你离开我们。

玛利亚:离开?

院长:只是暂时离开。

玛利亚:不,院长,求求你别赶我走!这里就是我的归处。我的住所。我的家庭。我的生命。

院长: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玛利亚:是的。

院长:或许你到外面去看看,就会明白我们对你的期望。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否能表达成这种期望。

玛利亚:我知道你的期望,院长。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我保证!

院长:玛利亚……

玛利亚:是的,院长。如果是上帝的旨意。

院长:萨尔茨堡有个家庭,需要家庭教师一直做到九月。

玛利亚:到九月?

院长:去照料七个孩子。

玛利亚:七个孩子?!

院长:你喜欢孩子吗?

玛利亚:喜欢,但七个!

院长:我会告诉冯·特普上校。你明天去。

玛利亚:上校?

院长:他是皇家海军的的退役军官,为人勇敢又善良。他太太前几年去世了。留下那些孩子给他,我明白要想留住那些家庭教师会有些困难。

玛利亚:为何会有困难,院长嬷嬷?

院长:主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的。

第二天,大家准备去修道院,只有玛利亚带着行李向萨尔茨堡前进。开始玛利亚犹豫了一会儿……后续欢快了起来(并跑动着)唱《今天会怎样》。

今天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知道。

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知道。

外面的世界逍遥自在,应该令人兴奋。

我的心该狂欢愉悦。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向渴望着冒险,去做前面不敢做的事,现在我面对这一场新的冒险,为何我如此害怕?

一位上校和七个孩子,又有何惧?

我必须停止多疑和顾虑,否则我会回到原点。

我必须梦想我所追求的事物,追求者我欠缺的勇气,有勇气信赖它们!

虑心面对我的错误。

让他看见我的价值,也让我自己看见,自己的优点!

让他们尽管制造问题吧。

我会比做得更好还要好。

我有信心,让他们来考验我吧!

我会让他们看到,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我要使他们印象深刻。

我会坚决又和善。

还有那些孩子啊上天保佑他们。

他们以我为榜样,乖乖听话。

每走一步都让我更确信。

一切事情都会好转。

我有信心世界会有我掌握,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

我对阳光有信心,我对雨水有信心。

我深信春天会如约而至。

况且你看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力量不存在数字里,力量不存在于财富中,力量存在于静夜的酣睡中。

当你醒来就充满精神。

我信任中的指引,这些信任都会成为我的东西。

我对信心更有信心。

玛利亚看了萨尔茨堡的院子,吓了一跳。随后唱:“我对信心更有信心。况且,你看,我对自己。充满信心。”撞到墙上后,冯·特普把门打开了。

玛利亚:你好,我来了。我从修道院来的新家庭教师,上校。

冯·特普:我是老管家,小姐。

玛利亚与冯·特普握手,玛利亚欣喜地:“喔你好啊?”并一起进了萨尔茨堡。

冯·特普:请你再此等候。

玛丽亚放下行李,看了周围的样子。然后打开展览厅的门,进了展览厅,欣赏展览厅周围的东西,做出各种行礼动作。接下来冯·特普打开展览厅的门,看见了玛利亚,玛利亚看着冯·特普吓了一跳,随后跑出展览厅。最后冯·特普警告玛利亚:“以后请记住,这里有些房间是不能乱闯的。”

玛利亚答应了冯·特普:“是的。”冯·特普顺便回到教室,后来玛利亚也跟到教室。

冯·特普:你为何如此看着我?

玛利亚: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海军上校。

冯·特普:我也觉得你一点都不像个家庭教师。请转个身。

玛利亚:什么?

冯·特普:转身。

玛利亚在原地转了一圈。

冯·特普:拿下帽子。

玛利亚拿下了帽子。

冯·特普:是衣服不对劲。和孩子们见面前,你最好先换衣服。

玛利亚:但我没有衣服换了。我进修道院时,就把所有的衣服送给穷人了。

冯·特普:这一件呢?

玛利亚:穷人不要这一件。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就会做一套新的。我自己会做衣服。

冯·特普:那么我给你弄些布料。今天,也许就可以给你。现在,小姐……玛利亚。玛利亚小姐,我不知道院长跟你说了多少?

玛利亚:没有多少。

冯·特普:在孩子们的母亲去世后,你是第十二位来照顾孩子的家庭教师。我相信你会比上一个更好。她只待了两个小时。

玛利亚:孩子们有什么问题吗,先生?

冯·特普:孩子们没有问题,都是家庭教师的错。他们完全无法维持纪律。没有纪律就不能管好这个家。请记住这一点,小姐。

玛利亚:是,先生。

冯·特普:每天早晨你得督促孩子们学习,我不准他们虚度假期。每天下午他们要在庭院操练,做深呼吸。晚上要严格遵守就寝时间,不得例外。

玛利亚:打扰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玩耍?

冯·特普:你要监督他们的行为举止,务必要彬彬有礼。我任命由你全权指挥。

玛利亚:是,长官。

玛利亚再次看冯·特普。冯·特普吹起哨来,玛利亚看见所有的孩子都从教室里跑了出来。跟着哨音的节奏,孩子们一步步走到玛利亚和冯·特普的面前,立刻挺身站着。

玛利亚小姐跟着过来了,手上拿着一本书。

冯·特普:这位就是你们的家庭教师。玛利亚小姐。听到你们的哨声时,就列报出自己的名字。小姐,你要注意并记住哨声,以便日后召唤他们。

冯·特普再次吹哨,孩子们一个个向前走一步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往后退。顺序依次是:莉莎,费瑞克,露易莎,寇特,碧姬塔,玛塔,葛特儿。接下来问玛利亚:“现在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记住了。”

玛利亚摇头:“我不需要哨子去喊他们尊敬的上校。”又点头:“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冯·特普:小姐,这可是个很大的宅院  ,占地极广。我不想任何人在屋里大喊大叫。请你拿这个。学习使用它。孩子们也会帮助你的。而我要找你时,你会听到这个哨声。

冯·特普接连吹哨。

玛利亚:对不起很抱歉 。我绝不会对一个哨子做出回应的。哨子是用来召唤动物的但不是给孩子更不是给我听的。这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

冯·特普:你在修道院里也让人这么头疼吗?

玛利亚:更不是的,先生。

玛利亚吹起了哨。“不好意思,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哨声。”

冯·特普转过头:“你可以叫我‘上校’。”最后回到了工作室。

玛利亚和颜悦色地:“稍息。”孩子们听了玛利亚的指令。

大家静下来,玛利亚对孩子们:“现在只剩下我们了,请再跟我说一次你们的名字和年龄,好吗?”

第一个向前走一步:“16岁,我不需要家庭教师。”莉莎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丽亚点头:“我很需要你这样的家庭教师。”

第二个人向前走一步:“14岁,我是个朽木。”费瑞克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笑了:“真的吗?谁告诉你的,费瑞克?”

费瑞克瞪眼:“约瑟芬小姐,第五个家庭教师。”

第三个人向前走一步,介绍的名字是露易莎。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向前一步:“你还没告诉我多大,露易莎。”

第四个人向前走一步:“我叫碧姬塔,她叫露易莎,她13岁,而且你很聪明。我10岁,我觉得你的衣服是我见过最丑的。”

“你不认为很丑吗?是很丑。但赫尔德小姐才是最丑的。”碧姬塔插话。

玛丽亚看向碧姬塔:“碧姬塔,你不应该这样说的。为什么不行?”

第五个人向前走一步:“我11岁,我是个不可救药的人。”寇特说。随后回到原位。

玛利亚回到原位:“恭喜你:什么是‘不可救药’?我想他的意思是你不会被当做小孩子了。”

第六个人走到玛利亚旁,拽着玛利亚的衣服“星期二我就满7岁了。”玛塔说“我想要一把粉红色雨伞。”

玛利亚微笑地:“粉红色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随后玛塔回到原位。

玛利亚接着说:“我知道你是葛特儿,而且已经5岁了。天啊,你真是个小淑女。”

玛利亚最后告诉大家:“我从未当过家庭教师。”

玛塔反问:“你不是说对家庭教师一窍不通吗?”

玛利亚像大家高兴摇头:“一无所知。我需要给你们建议。”

莉莎,费瑞克,路易莎共同向前走一步:“最好一开始就告诉父亲不要管闲事。”其余人也跟过来:“绝对不能准时来用餐。喝汤时不准出声。吃甜点时,要不停擤鼻涕。别听他们的话,玛利亚小姐。”玛利亚被孩子们挤到门上了,玛利亚:“为什么不呢?”葛特儿:“因为我喜欢你。”

管家施密太太跑到玛利亚和孩子们面前:“好了,孩子们,现在去散步。父亲的命令。快点,快,快,快。”

孩子上楼时。

管家施密太太面向玛利亚,仰头张开手:“玛利亚,我是这的女管家。”

管家施密太太和玛利亚点点头,握手:“你好。你好。”

管家施密太太转身:“我带你去房间,跟我来。”

管家施密太太和玛利亚跟孩子们上楼。

玛利亚诧异地:“可怜的孩子们。”

管家施密太太和孩子们都仰望玛利亚。

玛利亚把行李摔在楼梯上,惊吓地:“啊!啊!……”随后一条蛇出来了。

管家施密太太点头,玛利亚停下脚步。管家施密太太:“你运气很好,上次赫德小姐拿到的是条蛇。”

晚上,冯·特普和孩子们共同吃饭。

玛利亚进屋并坐下:“你好。”

冯·特普面向孩子和玛利亚:“晚上好,孩子们,晚上好,玛利亚小姐。”

玛利亚刚坐下并立刻起来,惊吓地:“哇,哈哈!”封·特普再次和孩子们面向玛利亚。

玛利亚看了看椅子,冯·特普和孩子们又看向玛利亚。冯·特普:“很动听的曲调,在修道院学的吗?”

玛利亚揉了揉屁股:“不。这是……呃……是风湿病。”随后扑了一下屁股,并把椅子上的东西弄走坐下。

大家正式进餐。

玛利亚斜向冯·特普:“对不起,上校。我们是否忘了祷告?”

大家放下餐具。

玛利亚低头:“感谢天主所赐,愿主让我们怀疑感激。阿门。”

冯·特普仰望玛利亚:“阿门,阿门。”

大家拿起餐具。

玛利亚拿起餐具同时:“我要感谢各位。今天放在口袋中的珍贵礼物。”

冯·特普再次望向玛利亚:“什么礼物?”玛利亚望向冯·特普。

玛利亚紧咬嘴:“这是我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上校。”

冯·特普又望向玛利亚:“那我建议你守口如瓶,我们吃饭吧。”

玛利亚又望向冯·特普:“你们很理解我在新家庭里……会有多么的紧张……了解被接受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事……你们的善意和体贴让我初来乍到就感受到了……是那么的温暖……愉悦。”

冯·特普摇头,玛丽亚点头。随后正式吃饭。犸塔哭了。

冯·看向犸塔:“犸塔,你怎么了?没事。”

其与孩子也哭了。玛利亚面向孩子们。冯·特普面向大家。

接着,冯·特普仰望玛利亚:“小姐,难道每顿饭伙食每当吃饭的时候……你非让我们大家都这样莫名其妙地……难以消化吗?”

玛利亚摇头:“没事的,上校,他们只是太高兴了。”

孩子们的哭声继续下去。

萨尔茨堡的院里的晚上。劳夫骑着电动车来到屋旁,敲门后弗朗茨打开门。

弗朗茨:劳夫,晚上好。

劳夫:晚上好,弗朗茨。一切都正常吗?

弗朗茨:是的。

劳夫:或许,上校在不在?

弗朗茨:他在用晚餐。

劳夫:和他的家人?

弗朗茨:是的。

劳夫:请立刻把这份电报交给他。

弗朗茨:没问题。

劳夫开始回家。弗朗茨关门进到餐厅向冯·特普 :“您的电报,先生。”

冯·特普打开电报看。弗朗茨开始回到原位。

弗朗茨刚走时,莉莎与弗朗茨面对面,疑惑不解地:“弗朗茨,谁送来的?”

劳夫代莉莎:“当然是劳夫了。”

费瑞克动了肩,说:“父亲,我能先离席吗?”

冯·特普向孩子们:“孩子们明早我要去维也纳。”

冯·特普收起电报放在桌上。

孩子们动作、表情各异地:“又要去了吗?爸爸!”

葛特儿愁眉苦脸面向冯·特普:“这次你要去多久父亲?”

寇特低头面向露易莎:“是不是去看史蕾德男爵夫人?”

露易莎仰望寇特:“少管闲事。”

冯·特普面向寇特,露易莎:“事实上是的,露易莎。”

碧姬塔面向冯·特普:“为何我们还见不到男爵夫人呢?”

费瑞克面向冯·特普:“为何她要见你?”

冯·特普又面向费瑞克:“我会带她回来见见大家。”

孩子们齐说:“呵?!”

冯·特普面向孩子们:“还有麦克斯叔叔。”

孩子们齐笑:“麦叔叔!”

莉莎关上房门,跑到院子外的草丛里。

莉莎:劳夫。

劳夫:不,莉莎,我们不能这样!

莉莎:为何不能这样,傻瓜?

劳夫:我不知道,只是……

莉莎:你在这里不是为了等我吗?

劳夫:是的,当然。我想知道你莉莎。

莉莎:想吗?有多想?

劳夫:是的,非常想。我甚至想自己发封电报,好让我送到这里来。

莉莎:多好的想法啊!你为何不发呢,就现在吧?

劳夫:但是就到这里了。

莉莎:拜托,劳夫给我发电报吧。我给你开个头。“亲爱的莎莎……”

劳夫:“亲爱的莉莎,我很想要告诉你……”我是多么的爱你。句号。很不幸,电报费用太贵了。“真诚的劳夫。”

莉莎:“真诚?”

劳夫:真心的。

莉莎:“真心的?”深情的?

莉莎与劳夫拥抱:“嗯。”

劳夫:会有回电吗?

莉莎:“亲爱的劳夫不要。不要完结!你的莉莎!”要是我们不用等别人给父亲发电报,就能见面就好了。我怎样才能知道何时才可以见到你呢?

劳夫:让我想想看……我可以装着送错电报。把施奈德上校的电报送到这里来!他在柏林来往在……没有人知道你在这。别告诉你父亲。

莉莎:为何不可?

劳夫:因为你父亲……太奥地利人了。

莉莎:我们都是奥地利人。

劳夫: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是德国人。他们对那些不这样想的人很恼火、他们正在准备……希望你父亲不回惹上麻烦。

莉莎:别担心。他是海军大英雄。国王都亲自给他授勋。

劳夫:我知道。我不是在替他担心。而是替他女儿担心。

莉莎:我?为什么?

劳夫:你是那么的……

莉莎:什么?

劳夫:你还是个小孩子。

莉莎:我都16岁了。怎么会是小孩子?

劳夫和莉莎唱《孩子们》。

小女孩,正在空荡荡的舞台上。

等待命运打开灯。

你的生活,还是一张白纸。

男人希望在上面书写。

书写。

你已16岁,即将17岁。

宝贝,是时候该思考了。最好提防点谨慎点小心点。

宝贝,你正在成长的边缘。

你已16岁即将17岁。

男孩们会排队追求你。

热心的年轻小伙和无赖的家伙,会献你先酒和孩子们。

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去面对男人的世界。

怯懦和害羞,你会如此的畏惧。

你所未知的事情。

你需要一位成熟和有智慧的人。

告诉你该怎么做?

我已17岁即将18岁。

我会照顾你的。

莉莎与劳夫再次拥抱,握手。开始边躲雨,边和劳夫跳舞,随后莉莎又唱《孩子们》。接着与劳夫盯着眼。劳夫跑回去了,莉莎高兴起来了。

到了睡觉时间,所有人都在就寝室。但外面的雷雨仍然没有停。

玛利亚关上窗户,看到所有人要进玛利亚的寝室进去。

玛利亚:请进。施密特太太。

施密特太太:玛利亚小姐,这是给你做新衣服的布料。上校托人从城里买来的。

玛利亚:多美的布料!我可以做出我生平最美的衣服。你说,如果我再要些布料的话上校会给我吗?

施密特太太:家庭教师需要多少衣服?

玛利亚:不是给我,是孩子们。我想给他们做点游戏服。

施密特太太:冯·特普的孩子不做游戏。只是操练。

玛利亚:你一定不赞成吧?

施密特太太:在从上校可怜的妻子去世后……你管理这个家,就好像指挥军舰一样。吹哨子,发号施令。不许唱歌,也没有欢笑。不愿意接触任何让他想起妻子的事物,对孩子们一样。

玛利亚:这样太糟了。

施密特太太:算了。你喜欢你的房间吗?还会给你装新窗帘的。

玛利亚:新窗帘吗?可是他们还好好的。

施密特太太:反正新的已经订了。

玛利亚:可我真的不需要。

施密特太太:晚安。

玛利亚:施密特太太……我明天可以问上校关于布料的事吗?

施密特太太:他明天一早就去维也纳。

玛利亚:是这样没错。他会去多久呢?

施密特太太:拿得看情况。上次他在男爵夫人哪儿待了一个月。我本来不应该跟你说这些的。毕竟我们还不算很熟。但如果你问我的话,上校正在认真考虑。在夏天结束前迎娶这个女人。

玛利亚:那太好了。孩子们会有新母亲了。

施密特太太:是的。好了,晚安。

玛利亚:晚安。

施密特太太回到自己的寝室,玛利亚关上门。脱下衣服,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亲爱的天父,我先在知道的为何你要派我来此了。是帮助这些孩子做好准备的母亲。我也起到这里会成为一个快乐的家庭。愿上帝保佑上校。保佑丽莎和费瑞克,还有露易莎、碧姬塔、玛塔和小葛特儿。我忘了那个男孩。他叫什么来着?总之,上帝保佑他,求上帝赐福院长嬷嬷、玛格丽特修女……和在修道院的每位修女。还有亲爱的莉莎,要让他知道,我是她的朋友……帮助他告诉我他去干了什么。”

阿门走到玛利亚身边,担心地:“你会去告密吗?”

玛利亚不管不顾阿门地:“嘘。帮助我善解人意这样才能引导他。以圣父圣子之门,阿门。”

阿门告诉玛利亚:“我出去散步,发现门锁了。我不想吵醒大家,所以看到你的窗户开着……”

莉莎看向阿门:“你不会告诉我父亲的,对吧?”

玛丽亚来开窗帘,看向莉莎:“你究竟是怎么爬上来的?”

莉莎一步步接近玛利亚:“我们过去经常爬这间屋子,捉弄家庭教师。露易莎能拿一罐蜘蛛单手爬上来呢。”

玛利亚惊讶地:“蜘蛛?”心静下来后:“莉莎,你是独自出去散步吗?”

莉莎摇了头。

玛丽亚点头看向莉莎:“如果我们今晚把衣服洗了明天就没有人会注意它了。”

玛利亚打开衣柜:“你可以看看这个。”拿出衣服后递给莉莎:“去里面脱下衣服,泡在浴缸里。然后回来坐在床上。我们好好谈谈。”

莉莎微笑地:“今天说我不需要家庭教师。或许我还真的需要。”

玛利亚送走莉莎后,关上门,接着猛掀起被,表情吃惊起来。最后把被子整理好原样。

葛特儿突然跑到玛利亚的寝室。

玛利亚:“葛特儿,你害怕吗?”

葛特儿与玛利亚拥抱在一起。

玛利亚:该不是让暴风雨吓坏了吧?跟我待在一起就不用怕了。其他人呢?

葛特儿:他们睡着了。他们不怕。

葛特儿与玛利亚再次拥抱在一起,其他孩子也跑到玛利亚身边。

玛利亚:不怕吗?你看。好吧,大家到床上来。

玛利亚把葛特尔抱到自己床上来,其余女孩说:“真的吗?”

玛利亚:仅此一次,来吧。

女孩们主动到玛利亚床上。

女孩们:现在就等男孩们了。

露易莎:你不会看到他们的。男孩很勇敢。

男孩们突然跑进玛利亚的寝室。

玛利亚:你们男孩不害怕的。对吗?

寇特:才不怕,我们只想确定你们怕不怕。

玛利亚:你想的真周到。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是我!”寇特坚定地。

玛利亚:寇特!我就是把他给忘了!上帝保佑寇特。

孩子们的脸紧贴在玛利亚床上。

葛特儿:老天为什么会这样?

玛利亚:闪电和雷公说话,雷公就回应他。

玛塔:闪电可真讨厌。不见得。

葛特儿:那雷公为何这么生气?弄得我想直哭。

孩子们的脸再次贴在玛利亚床上。

玛利亚:当有些事令我感到不快时,我就努力想些美好的事情

男孩们:什么样的事呢?

玛利亚:呃,让我想想。美好的事物……水仙花。绿草地。繁星满天。

玛利亚唱《我心爱的东西》:

玫瑰上的雨露和小猫的胡须。

光亮的铜壶和温暖的羊手套。

有细绳和褐色的包装纸。

这些都是我心爱的东西。

大家再次被震惊。

大家再次被震惊,玛利亚续唱。

乳白色小马和香脆苹果馅饼。

门铃声和雪橇铃声还有炸肉排面。

飞翔的野雁翅膀载着月亮。

我喜爱的远不止这些。

孩子们乐了,玛利亚再续唱。

女孩穿着白裙腰系蓝缎带。

雪花落在鼻子上和睫毛上。

冰雪融化春天来临。

我最喜爱的远不止这些。

孩子们的脸又贴到玛利亚床上。玛利亚接着续唱。

被狗咬时。

当蜂蛰时。

当我不快乐时。

我就不会觉得太难过。

费瑞克怀疑地:“真的有用吗?”

玛利亚向犸塔满怀自信地:“当然啦。你们试试。你喜欢什么?”

犸塔捂住嘴笑地:“杨柳树。”

葛特儿露出微笑地:“圣诞节。”

碧姬塔哈哈大笑地:“兔宝宝!”

孩子们共同说:“蛇!”

孩子们翻起玛利亚的枕头和床单,互相闹着,说:“巧克力!不上学!枕头大战!电报!任何礼物!瓢虫!大喷嚏!”费瑞克打了个喷嚏。又齐声地:“祝你健康,看,多么有趣?”

玛丽亚重复唱《我心爱的东西》,同时和孩子做游戏,唱到“狗咬”时,被冯·特普发现。

玛利亚向冯·特普和颜悦色地:“你好。”

冯·特普严肃地向玛利亚:“小姐,我是否告诉过你。家里的就寝时间必须严格遵守?”

孩子们身体立直,贴墙站着。

玛利亚不好意思地向冯·特普:“孩子们被风暴吓到了所以我想……你的确说过……”

冯·特普指责玛利亚:“要记住这些简单的命令,是否很困难?”

玛利亚向冯·特普解释:“只有在雷电风暴时,先生。”

冯·特普点名:“莉莎?”

莉莎害怕地:“是,父亲。”

冯·特普指责莉莎:“晚饭后我就没看见你。”

莉莎不好意思地问:“是吗?实际上我是……”

冯·特普问:“怎样?”

男爵夫人走到玛利亚房间内。

莉莎心里沉重地:“我是……”

玛利亚代莉莎答:“她想说的是……我们相处得很熟了。不过时间不早了,不能再聊了。孩子们,听你们父亲的话,快去睡觉吧。”

孩子们回去睡觉了。

冯·特普继续指责玛利亚:“你还记得我明早要出门吧?”

玛丽亚表示肯定。

冯·特普坚定地:“相信我回来之前……你能学到一些什么?”

玛利亚跑而又问:“冯·特普。在你走之前,可不可以跟你谈谈有关孩子游戏服的事?”

冯·特普斜视天花板:“玛利亚小姐。”

玛利亚求冯·特普:“只要给我一些布料。”

冯·特普向玛利亚回答:“很显然。许多事无需重复。”

玛利亚再次求冯·特普:“但他们只是孩子呀!”

冯·特普再次向玛利亚回答:“是的。他们是我的父亲。晚安。”

冯·特普关上玛利亚的门,然后走了。玛利亚心情仍然没有好转,失落地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啊!”玛丽亚打开窗帘,看向窗户,再次唱《我心爱的东西》。

玛利亚当家庭教师的第二天,带孩子们到野外玩去。从萨尔茨堡跑到桥上,高兴起来。玛丽亚看了看旁边,说:“这么高啊。”接着孩子们凑向玛利亚。看完水下后,玛利亚继续领着孩子们,说:“走吧。”

……

玛利亚和孩子们前往早摊。到水果摊后,玛利亚向孩子们递水果,买水果,放到竹筐里。随后玛利亚用双手各捧一个苹果在空中飘,完美的动作逗笑了孩子们。接着投向葛特儿的时候,葛特尔没有接准把苹果摔碎了,玛利亚皱着眉头,生气地指责葛特儿。

接着大家高兴地跑向草坪,坐上了火车向窗外招手,最后跑向阿尔卑斯山。

孩子们互相投球玩,碧姬塔躺在草坪上,玛利亚和葛特儿坐在草坪上。葛特儿问玛利亚:“我们每天都这样玩吗?”碧姬塔问露易莎:“你不会觉得厌倦吗?”路易莎说:“我想也是。”葛特儿插话:“那相隔一天呢?”路易莎说:“自从给约瑟芬小姐的牙刷涂上胶水后,我已经好久没开心了。”玛丽亚看向孩子们,犹豫地:“我真不懂向你们这样的好孩子。怎么会爱恶作剧呢。”犸塔回答:“这很简单啊,为何要如此?”“不做这些,我们怎么引起父亲的注意呢?”玛利亚想了想,肯定地:“哦,我明白了。”“我们得好好想一想。”“来吧,大家都过来。”碧姬塔问:“我们要做什么?”玛利亚回答:“让我们想想男爵夫人来了我们唱什么歌。”葛特儿说:“父亲不喜欢我们唱歌。”玛利亚回复孩子们:“或许我可以改变他的想法。”“你们会唱什么歌?”葛特儿面向玛利亚,说:“一个都不会,我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唱歌。”费瑞克也不会。玛利亚笑着:“那么,我们得抓紧时间。你们必须学习。”葛特儿犹豫地:“怎么学习呢?”玛利亚边弹口琴边唱《哆唻咪》:

让我们从头开始。

一个很好的开端。

当你读书时你先要学。

ABC.

当你唱歌时先要学Do-Re-Mi。

Do-Re-Mi.

恰好是前三个音。

Do-Re-Mi.

Do-Re-Mi-Fa-So-La-Ti.

让我想想怎么样更好记。

“Doe”,是一只小母鹿。

“Ray”,是金色的阳光。

“Me”,是称呼我自己。

“Far”,是道路远又长。

“Sew”,是穿针又引线。

“La”,音符跟着Sew。

“Tea”,是饮料与茶点。

让我们再次回到Doe。

(重复3遍,第1遍玛利亚独唱,第2遍孩子们跟着玛利亚唱,第3遍孩子们和玛利亚玩游戏同时唱)。

孩子们转向玛利亚边走边唱:“Do-Re-Mi-Fa-So-La-Ti。”

玛丽亚看向自己左边的孩子们,说:“只是用来创作歌曲的工具。”又直看前方,说:“只要你们能记住它们,就可以唱各种歌曲……像这样把他们凑起来。就像这样:So-Do-La-Fa-Mi-Do-Re。你们可以唱吗?”

孩子们重复唱玛利亚的歌词:So-Do-La-Fa-Mi-Do-Re。

玛利亚重演(唱):So-Do-La-Fa-Mi-Do-Re。

孩子们再重唱So-Do-La-Fa-Mi-Do-Re。

玛利亚与葛特儿对视,葛特儿说:“很好。但是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啊。”

玛利亚向葛特儿认真地强调:“所以我们要填上词。一个音符一个字。像这样。”

玛利亚与孩子们齐坐在椅子上。玛利亚改编《哆唻咪》(唱):

当你学会音符后。你几乎可以唱任何歌。

玛利亚与孩子们站起来,齐唱:当你学会音符后。你几乎可以唱任何歌。

玛利亚与孩子们回萨尔茨堡,第4次唱《哆唻咪》。

史密斯太太和麦克斯坐着盖尔的车去逛公园。

史密斯太太:盖尔,这些山珍是太壮观,真的太美了。

麦克斯:是我让它们为你而起的。

史密斯太太:哦?

麦克斯:尽管它高达万尺……盖尔还是相信他只是为了某些特殊事情而升起。

盖尔:再不改进你的笑话,我就不邀请你了。

麦克斯:你并未邀请我,我不是不请而来的。

史密斯太太:的确如此,你们需要人作陪。

盖尔:我需要有美味佳肴……和上等美酒的地方……而且代价也很公道……

史密斯太太:麦克斯,你真的太无礼了。

麦克斯:才没有,我只是一个迷人的吃货。

……

麦克斯:听。那是克洛普曼修道院的唱诗班。他们唱的很好。非常好。接下来几天我要在周围查探一番。说不定在某处,有个合唱团在等着我……好让他在萨尔茨堡音乐节上一举成名。

盖尔:他们得名,而你得利。

麦克斯:我承认,是有些不公平。总有一天一切会改变,我也会成名的。

麦克斯生气地看向孩子们,孩子们挂在树上笑着。

史密斯太太: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盖尔:没什么,都是些本地的野孩子。

史密斯太太和麦克斯下车后,走到栅栏旁,史密斯放松地说:“盖尔,和你一起来这里,我真是太兴奋了。”

盖尔转移注意力,说:“树林,湖泊,看见一个就看见了全部。”

史密斯太太向盖尔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你是知道的。”

盖尔对史密斯怀疑地:“你是指责我吗?我很兴奋吗?”

史密斯太太向盖尔转而又问:“难道不是吗?”

盖尔向史密斯回答:“不是,只是不太确定。”

史密斯太太摇摇头地:“你又来了,又再轻视自己了。”

盖尔面无表情地:“我真是个危险的司机。”

史密斯太太关心盖尔地:“在这里,你不再是个看不透的谜了。”

盖儿看着旁边的阁楼,说:“在我的天然栖息地?”

史密斯太太同盖尔而视:“是的,没错。”

盖尔疑惑不解地:“你是说就像百鸟归林,风吹花摇松涛阵阵,我无拘无束更容易亲近吧?”

史密斯太太微笑地:“多有诗意啊。”

盖尔提出质疑:“是啊,的确如此,可不是么?在这里比在维也纳自在多了。在你们那奢华的沙龙里……和那些无聊的人闲谈,泡在香槟里……踉踉跄跄跳着施特劳斯的华尔兹,我都记不清了?”

史密斯太太接着问:“你是不是想这么说?”

盖尔接着回复:“是的。”提问:“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史密斯太太发自内心地:“我真的喜欢这儿,盖尔。如此可爱又宁静。你怎么舍得经常离开这里?”

该而又面无表情地:“哦,我想,假装着非常活跃。活跃使生命看似充满了目的。”

史密斯太太瞪眼地:“是不是为了逃避过去的记忆?”

盖尔诚实地答应:“也许是寻求留下的理由。”

史密斯太太悠闲地:“但愿这是你常去维也纳的理由。或者你在维也纳还有其他分心的事?”

盖尔接近史密斯太太,说:“亲爱的,我可不认为你只是个令我分心的人。”

史密斯太太高兴地:“那你如何形容我,盖尔?”

盖尔点头说:“可爱……优雅迷人又聪慧,完美的主人……还有你一定不爱听……有时候,是我的救星。”

史密斯太太评价盖尔:“哦,多没情调。”

盖尔找理由:“若我不是,岂不是不知感恩的混蛋了是你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新的意义。”

史密斯太太想了想,说:“那我还算有趣。我在维也纳确定有最好的服装设计师。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交圈。也确实举办最豪华的派对。是的。抛开这些……我只是一个富有却飘浮不定的人。在寻寻觅觅就像你一样。”

麦克斯:再来点苹果馅饼吗?

德维勒:我吃了多少?两个了。那么它就成为第三个吧。

冯·特普:还在吃吗?麦克斯不开心吗?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想从胡洛克弄来那组四重唱……

史密斯太太:发生什么了?沙夏·皮特先窃取了。

麦克斯:我最恨盗贼行径了。

冯·特普:麦克斯,你要学自受。

麦克斯:为此我得打长途电话到巴黎、罗马及斯德哥尔摩。

史密斯太太:当然是用盖尔的电话了。

麦克斯:要不然我怎么负担得起?我喜欢有钱人,我喜欢他们的生活方式。尤其和他们一起生活时。

冯·特普:我在想孩子们去哪儿了。

史密斯太太:他们一定是听说我们来了就躲起来了。

冯·特普:我是希望他们会回来欢迎你的。麦克斯,试着开朗一些好吗。

麦克斯:怎样?

冯·特普:你让盖尔下定决心了吗?我是否会听见婚礼钟声?

史密斯太太:很有希望。

麦克斯:太棒了。

史密斯太太:但不一定跟我有关。

麦克斯:什么意思?

史密斯太太:与你无关,麦克斯。我很喜欢盖尔,所以你别拿我们取乐。

麦克斯:但我还是个孩子,就喜欢玩乐。都跟我说说吧。快点。把那些小小的隐秘的,令人不快的细节都告诉我吧。

史密斯太太:我有感觉,我来到这里可能会得到认可。

麦克斯:我同意。你怎么会错过?说的不错。我是了解你的,亲爱的,你会找到办法的。

史密斯太太:他不是普通人。

麦克斯:他很富有。

史密斯太太:他老婆的死给他留下一记重创。

麦克斯:而你丈夫的死却给你留下了一笔巨款。

史密斯太太:麦克斯,你这个人真是冷血。

麦克斯:你和我对我来讲就像是一家人。所以我希望看到你们两个人结婚。我们不能让肥水流入外人田。

劳夫到萨尔茨堡的院内从楼底向窗户里扔电报,被冯·特普看到。

劳夫:你在干什么?冯·特拉普上校。我是在找……我没看到,我不知道你在……希特勒万岁!

冯·特普:你是谁?

劳夫:我给德维勒送电报的。

德维勒和史密斯太太走到栅栏旁边。

德维勒:我就是。

劳夫:是,先生。

冯·特普接到电报,对劳夫说:“好了。电报已经送到,你可以走了。”

劳夫走了,史密斯太太说:“盖尔,他还是个孩子。”

麦克斯在洗衣服,说:“是,我也只是个奥地利人。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的。只是确保别发生在你身上。”

冯·特普看向麦克斯,说:“麦克斯,你别再这样说。”

麦克思向冯·特普解释:“你知道的我没有任何政治倾向。从都如此时我又能怎样?”

冯·特普目光尖锐地:“还是有事可以做的。一定有。”

史密斯安慰冯·特普:“你走神了,在想什么?”

冯·特普回答:“在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里。”

史密斯问冯·特普:“我有办法带你回到现实世界吗?”

史密斯太太和冯·特普看到孩子和玛利亚坐着船,各自笑着向史密斯太太和冯·特普招手。

冯·特普到台阶旁,孩子们和玛利亚站起来,孩子们看到冯·特普,说:“爸爸,爸爸……”玛利亚说:“上校,我们回来了。”随后大家各自掉水。冯·特普严厉地:“立刻从水里上来!”

冯·特普打开台阶旁边的门,孩子们和玛利亚游上台阶。

费瑞克说:“你一定是史蕾德男爵夫人。”

孩子们游上岸同说:“我浑身都湿透了!”冯·特普的哨声打断了孩子们的话。孩子们靠对面的栅栏面向冯·特普和史密斯太太。冯·特普生气地:“列队!”玛利亚停下脚步,对冯·特普不好意思。冯·特普又说:“这位是史蕾德男爵夫人。而这些……是我的孩子们。”

史蕾德男爵夫人对孩子们说:“你们好?”

冯·特普对孩子们说:“好了,进屋去,擦干,换身衣服再回到这里。立刻去!”孩子们立刻跑进萨尔茨堡内,随后玛利亚进去。玛利亚进萨尔茨堡内前,冯·特普打住玛利亚,说:“小姐,请你留下!”玛利亚发呆,史蕾德男爵夫人自言自语:“我最好去看麦克斯在干什么。”史蕾德男爵夫人进萨尔茨堡后:

冯·特普严厉地批评玛利亚:“……我要你如实回答。”

玛利亚不动声色地:“是,上校。”

冯·特普问玛利亚:“是真的呢?还是只是我的想象?孩子们今天有没有偶然爬过树?”

玛丽亚点头,说:“爬过,上校。”

冯·特普点头,说:“我明白了。再请问,他们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些……”

玛利亚又点头,说:“游戏服。”

冯·特普又点头,说:“你是如此称呼它们的?”

玛利亚向冯·特普回复:“用我卧室里的窗帘做的。”

冯·特普反问玛利亚:“窗帘?”

玛利亚又向冯·特普回复:“还剩下不少。孩子们穿着这些衣服玩了不少地方。”

冯·特普又反问玛利亚:“你是在告诉我的孩子穿着旧窗帘做的衣服……玩遍了整个萨尔茨堡?”

玛利亚高兴地:“而且玩得很开心!”

冯·特普转而又说:“他们有制服。”

玛丽亚看向冯·特普,说:“原谅我这么说,那是紧身衣。”

冯·特普生气地:“我不会原谅你的!”

玛利亚解释:“孩子们会担心弄脏衣服而束手束脚玩得不尽兴。我从没听到过他们抱怨!那是他们不敢!他们很爱你。他们也很怕你。”

冯·特普反对玛利亚:“我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谈论我的孩子。”

玛利亚劝冯·特普:“你总得听听别人说的,你从不在家久住没法好好了解他们。”

冯·特普又反对玛利亚:“我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我的孩子。”

玛利亚又劝冯·特普:“我知道你不想听,但你必须听!就拿莉莎来说吧。”

冯·特普接着反对玛利亚:“她不是小孩子了。小姐,不许你提莉莎一个字。”

玛利亚又解释:“有天你会醒来。发现她已经是个女人了你甚至不了解她。费瑞克,虽然还是个孩子。却想成为想你一样的男人,然而却没人来叫他改怎么做!”

冯·特普生气地:“你怎么敢说我的儿子?”

玛利亚接着解释:“如果你让碧姬塔亲近你,她也会告诉你的。她什么都注意到了。还有寇特常常假装勇敢来掩饰你忽视他时所受到的伤害。就该这样……你就是这样对待所有的孩子。还有露易莎,我还不太了解她。”

冯·特普生气地:“我说了就该这样!”

玛利亚再接着解释:“但是总得有人了解她,还有那些笑的他们只想被人爱护!求你,上校。爱他们所有人!”

冯·特普心烦地:“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任何关于我孩子的话!”

玛丽亚看向冯·特普要进萨尔茨堡时,说:“上校,我还没说完!”

冯·特普转身向玛利亚说:“你说的够多了!小姐,现在,你立刻收拾行李……回修道院去吧。那是什么声音?”

玛利亚向冯·特普回复:“是歌声。”

冯·特普向玛利亚回复:“我知道是歌声。但是谁在唱歌?”

玛利亚又向冯·特普回复:“孩子们。”

冯·特普自言自语:“孩子们?”

玛利亚接着向冯·特普回复:“我教他们了一首《音乐之声》。”

冯·特普走进萨尔茨堡内,随后玛利亚也走进萨尔茨堡内。玛利亚准备去收拾行李回到修道院。萨尔茨堡内在上音乐课,唱《音乐之声》。唱到最后两句时,冯·特普走进教室唱出了最后两句。玛利亚在门后看。

歌声结束后,大家都笑了,孩子们和冯·特普拥抱。葛特儿给史蕾德男爵夫人送了花。史蕾德男爵夫人看到花后,说:“雪绒花!”

史蕾德男爵夫人: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的孩子们如此可爱。

冯·特普:你们别走开(先前)。小姐。我……我刚才太过粗鲁。我道歉(后来)  。

玛利亚:我太心直口快了。这是我最糟的缺点。

冯·特普:你说得对,我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们。

玛利亚:还来得及,上校。他们都很想和你亲近些。

冯·特普:你将音乐带回这个家。我都忘了音乐。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我请求你留下来。

玛利亚:要是我能有所帮助的话。

冯·特普:你已经帮了。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

冯·特普返回音乐室。玛利亚后来留了下来。

音乐室开启了音乐会。玛塔说:“开幕。” 时,音乐会内正式音乐表演 。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在第二现场看音乐会。窗帘打开时,有个木偶出现,唱起了《牧羊人》:

孩子们(唱):高高的山上有个牧羊人。它放开歌喉嘹亮地歌唱。歌声在甜美的城里回荡。牧羊人的歌声清脆嘹亮。

犸塔对葛特儿说:“葛特儿,到王子了。”

葛特儿推开墙板,出现了城堡,继续唱《牧羊人》:

孩子们(唱)  :餐桌旁的人们在听他歌唱,背行囊的人们在听他歌唱。

后续出现玩偶吃点心,再继续唱《牧羊人》:

孩子们(唱):穿红衣裳的小姑娘听到。她跟着牧羊人一起歌唱。姑娘的妈妈在侧耳聆听。姑娘和牧羊人的二重唱。

各玩偶跳起舞来,逗笑了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

窗帘拉上时,孩子们和玛利亚最后一次唱《牧羊人》:

犸塔(唱):穿红衣裳的小姑娘听到。

葛特儿(唱):她跟着牧羊人一起歌唱。

碧姬塔(唱):姑娘的妈妈在侧耳聆听。

露易莎(唱):姑娘和牧羊人的二重唱。

寇特(唱):他们多快乐啊。

玛利亚(唱):二重唱将要成为三重唱。

冯·特普、史蕾德男爵夫人、麦克斯笑着鼓掌 :“好极了!好极了!”  大家高兴地从音乐室回到第二现场。

冯·特普高兴地:“真精彩。”

葛特儿跑向麦克斯,问:“麦克斯叔叔,木偶可以留下来吗?可以吗?”

麦克斯诚心的:“当然可以,孩子们。不然我怎么会告诉可伦教授把账单给你父亲呢?”随后孩子们跟着麦克斯走了。

冯·特普跟玛利亚说:“演得很好,小姐。我真的很入迷。”

玛利亚高兴地:“是你和孩子们的功劳,上校。”

随后史蕾德男爵夫人走出音乐室,高兴地:“亲爱的,你真是无所不能?”

玛利亚诚实地:“呃,做个好修女我可不敢保证。”

史蕾德男爵夫人真心地:“如果有任何问题,我都很乐意帮你的。”

麦克斯:大家请注意!请注意!我要宣布一件事。惊喜!大惊喜!今天,经过长时间无望地寻找……我终于为萨尔茨堡音乐节找到了一个激动人心的节目。

冯·特普:恭喜你i,麦克斯。这又要打谁的注意呢?

史蕾德男爵夫人:圣伊格森合唱团?

麦克斯:再猜。

冯·特普:我想。克兰曼歌咏团?

麦克斯:不对,不对,不对。

史蕾德男爵夫人:告诉我们吧。

麦克斯:一个家庭合唱团。你永远都猜不中的盖尔。

冯·特普:真是个绝佳的主意!谁家的?

麦克斯:你家啊。你们会成为整个音乐界的热门话题。

冯·特普冷笑。

麦克斯:有什么好笑的?

冯·特普:真不愧是麦克斯。苦心孤诣,但是很滑稽。

麦克斯:听我说他们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冯·特普:不行,麦克斯。

麦克斯:多么好的主意啊。新颖又有独创性。

冯·特普:麦克斯!我的孩子不公开演唱。

麦克斯:不过,我不回责怪你的尝试。

玛利亚:孩子们,下一个该谁唱歌了?

孩子们悄悄和玛利亚讨论。

玛利亚:谁?

孩子们惊奇起来。

玛利亚:大家一致推选。由你演唱,上校。

冯·特普:我?我不懂。

玛利亚:请吧。

冯·特普:不不不不。

玛利亚:我听说你以前唱歌非常好听。

冯·特普:那可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玛利亚:我还记得。请给我们唱首熟悉的吧。求求你了父亲。

冯·特普:好吧……

随后,冯·特普接过口琴,史蕾德男爵夫人插问麦克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麦克斯插问史蕾德男爵夫人:“什么?”史蕾德男爵夫人插话回答:“我好带来的口琴。”冯·特普弹唱《雪绒花》:

雪绒花,雪绒花,清晨你向我盛开。

小而白,洁而亮,见我好像很愉快。

洁白的花蕾你快开放,永远鲜艳芬芳。

雪绒花,雪绒花,祝我祖国万年长。

麦克斯:只要你开口,随时可以加入我的新节目:《冯·特拉普家庭合唱团》。

史蕾德男爵夫人:我有个好主意。让这个家里充满音乐之声。我在这让你要为我举办一次盛大的宴会。

冯·特普:宴会?

孩子们:答应吧,爸爸,拜托了!

史蕾德男爵夫人:是的,也该让我见见你萨尔茨堡的朋友了……让他们认识认识我。你说对吗?

冯·特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孩子们:哦,求你了!

玛利亚;孩子们,该睡觉了。来吧,说晚安。

孩子们:晚安,父亲。晚安,男爵夫人。晚安,麦克斯叔。那将是我第一个舞会,父亲!

过一天,萨尔茨堡正式开起了舞会。场上有好多舞者随音乐相互伴舞,还有几个人用乐器伴奏。

泽勒向冯·特普点头,说:“这位是男爵父亲。”

史蕾德男爵夫人高兴地:“你好,泽勒先生。男爵夫人。”

一位男人问另一位男人:“你是否注意到大厅上显眼位置还挂着奥地利国旗?”

葛特儿看向舞者们,对莉莎说:“那些女人看起来好漂亮。”

费瑞克自言自语:“我觉得他们好丑。”

露易莎向费瑞克解释:“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怕她们。”

费瑞克转头反驳露易莎:“傻瓜,只有成年人才会怕女人。”

葛特儿自言自语:“我觉得那些男人们很英俊。”

露易莎高兴地:“你又怎么会懂?”

到了晚上,大家走到室外。莉莎自己跳起舞来。

葛特儿疑惑不解地:“莉莎,你在跟谁跳舞?”

莉莎边跳边说:“没有人。”

费瑞克走到莉莎身边,补充莉莎的话:“哦,的确没人。”随后问:“我可以和你跳舞吗?我很乐意,年轻人。”问完后费瑞克和莉莎跳舞。

玛利亚走道孩子们旁边,问:“孩子们,怎么不告诉我你们还会跳舞?”

费瑞克:怕你知道了会叫我们一起跳舞。冯·特普家庭舞蹈团!

葛特儿:他们在演奏什么曲子?

玛利亚:兰德勒舞曲,一首奥地利的民俗舞曲。

寇特:跳给我们看看吧。

玛利亚:哦,寇特,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跳过。

寇特:你记得的。拜托了?

玛利亚:这个……

寇特:拜托嘛。

玛利亚:好吧。过来。你鞠躬我答礼。

寇特:是这样吗?

玛利亚:很好!现在我门走舞步。

玛利亚与寇特跳,边跳边说:“一二三,一二三。开始,我们一起跳。转圈。别转太多。这边。走步跳。转圈。”寇特说:“让我来多练习,好吗?”

盖尔走到寇特,问:“让我来好吗?”寇特走后,冯·特普和玛利亚跳起舞来。

玛利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犸塔: 你的脸都红了,是吗?

史蕾德男爵夫人:那舞跳的是太棒了。你们这搭档真是完美。

盖尔:我想孩子们该上床了。

麦克斯:玛利亚小姐吗?是的,我想是回不来了(向碧姬塔回答)。有什么好唱的(问史蕾德男爵夫人)?

史蕾德男爵夫人:粉红柠檬水。掺了点柠檬汁。

葛特儿:父亲,我不敢相信。

麦克斯:不相信什么?

葛特儿:关于玛利亚小姐。

麦克斯:哦,玛利亚小姐!我说把她的留言告诉过你们吗?我记得说过了。她说她很怀念修道院的生活。不得不离开我们。就这么回事(回复葛特儿)。我还是尝尝这个柠檬水吧(自言自语)。

碧姬塔:她连再见都没有说。

麦克斯:她在留言上说过。

碧姬塔:那可不一样。

史蕾德男爵夫人:不太甜,也不太酸。

盖尔:就是太粉了。

葛特儿:爸爸,谁会是我们的新家庭教师?

盖尔:这个……你们再也不需要家庭教师了。

孩子们:不需要了吗?

盖尔:是的。你们要有个新妈妈了。

莉莎:新妈妈?

盖尔:经过昨晚的讨论。一切都决定好了。我们会生活得很幸福的。

孩子们各自亲了史蕾德男爵夫人一口。

盖尔:好了。去玩吧。

玩完后,孩子们前往修道院。当拉开门铃时,玛格丽特走到门旁,问:“怎么了,孩子们?”

“我叫莉莎。”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玛格丽特:怎么了,莉莎?

莉莎:我们,我的弟弟妹妹们想见玛利亚小姐。

玛格丽特:玛利亚小姐。哦,玛利亚。

玛格丽特打开门,说:“请进来。”大家走到门旁时,玛格丽特用禁止的手令说:“在此等一下。”随后孩子们停了下来,玛格丽特向玛利亚那里走去。

玛格丽特回到门旁。

费瑞克:我们必须见她。请告诉她我们来了好吗?

玛格丽特:恐怕我做不到。

费瑞克:你一定要告诉她!

葛特儿:我们必须见她!她是我们的家庭教师。我们想让她回来。不想和她告别。这非常重要。

费瑞克:我们只想和她聊聊。

玛格丽特:很抱歉,孩子们,玛利亚在静修。

费瑞克:她会见我们的。我知道她会的。

葛特儿:我想让她看我的手指。

玛格丽特:亲爱的,改天吧。我会告诉她,她们来过。

孩子们:很高兴你们来看望他。我们需要玛利亚!

玛格丽塔把孩子们送去,说:“走吧,孩子们。回家吧。”

孩子们对玛格丽特说:“我敢肯定她会见我们的。”

孩子们盯着玛格丽特说出了她的名字。

玛格丽特盯着孩子们,说:“再见,孩子们。”

孩子们悲伤地:“玛格丽特修女,拜托你了?”

院长:发生什么事了,玛格丽特修女?

玛格丽特:院长嬷嬷,是冯·特拉普家的孩子。他们想要见玛利亚。

院长:他们说了什么没有?他们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事?

玛格丽特:院长嬷嬷,除了祈祷外,他们什么也没说。

院长:可怜的孩子。

玛格丽特:很奇怪。回来的时候她似乎很高兴……但又很不快乐。

院长:也许我错了不该让她一个人待这么久。尽管他还没有准备好,你还是带她来见我吧。 作者:谁说读史才有学问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1681564/ 出处:bilibili

关于作者: 网站小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至87172970@qq.com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