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碳资讯 左右脑分别控制什么(一文了解大脑主要功能区划分)

左右脑分别控制什么(一文了解大脑主要功能区划分)

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表面上是性格、兴趣、能力和价值观的差异。但实际上最本质的是脑结构之间的差异。因为人的大脑分为左右两边,左右半脑具有不同的功能:左脑主导推理、因果和语言,这是逻辑和理性所在;右脑则主导艺术,能够记忆观察到的模式、回忆旋律、作诗。因此,右脑型的人擅长记忆,但是不善于诉诸言辞表达;左脑型的人不擅长记忆(譬如人的面貌),但是善于言语表达。

01

左脑理性,右脑感性

根据心理学(心理学其实是“脑理学”)的研究,人的左脑和右脑有很大的差异:左脑主导推理、因果和语言,这是“逻辑”和理性的所在;右脑则主导艺术,能够记忆观察到的模式、回忆旋律、作诗。研究显示,右脑型的人擅长记忆,但是不善于诉诸言辞表达;左脑型的人不擅长记忆(譬如人的面貌)。有的人会说,“我一点儿也不擅长记名字,但从不会忘记别人的长相”,这种人不是有问题,只不过是右脑比较发达而已。

左右脑分别控制什么(一文了解大脑主要功能区划分)

阿瑟·库斯勒将我们最深层的情绪、对战争和毁灭的倾向归之于“右脑发育不完全”。他认为,我们的行为一直是由发展不够完全、原始的体系所主导。贝克更进而表示,对生物性(亦即我们基本的特质)进行分析的重点在于对人类特质的长期洞察力。这让我们急切地“渴望出人头地”,但与此同时又努力“避免孤立”。既想鹤立鸡群,还想一团和谐。最重要的是,每个人最害怕的是失去“控制感”以后的“无助感”。

02

卓越企业依赖右脑,非卓越企业则依赖左脑

这些分析对于企业组织的意义非常大,但还是有陷入黑暗面的可能性,譬如,有些人为了出人头地,几乎愿意不择手段。明茨伯格针对这点加以解释,“主要的管理流程过于复杂、难以理解,引用的信息过于模糊,而且运用表达最不清晰的心理过程。这些过程似乎比较偏重理性、宏观性,而不是命令和因果;比较侧重直觉而不是智慧;似乎主要是右脑活动的特质”。

左脑和右脑的研究显示,企业充满高度非不理性的、情绪化的人:这些人迫切地想要加入胜利的团队,想要出人头地,有效的小型团队或是单位环境里的同志情谊,让他们觉得如鱼得水;这些人希望对自己的命运至少有些许的掌控(因为失控会导致无助)。

左右脑分别控制什么(一文了解大脑主要功能区划分)

卓越企业对右脑特质的重视,让传统偏向左脑的做法直接受到冲击:激发人们努力贡献的诱因,和传统每季度设定30个绩效目标的做法大相径庭,效果也是天壤之别。关系紧密的小组或是小型单位并不在意规模经济,而且数以千计的质量圈允许自由表达意见,和传统生产组织“单一最佳方法”的形态正好相反。

03

右脑的主要功能:直觉与创意

在右脑的功能中,直觉和创意通常不受传统科学管理型的组织欢迎,但却受到卓越企业青睐。许多人认为科学和数学属于逻辑思考,而逻辑、理性的思考对科学的进步非常重要。但是逻辑并非推动科学进步的真正动力,而只是量变阶段的数据积累,如果没有创新和想象力的存在,就不会有实质性的飞跃。

詹姆斯·沃森是发现DNA结构的科学家之一,他在完成研究后,描述这种双螺旋状的结构时说,“你看,这真是美极了“。在科学的领域里,审美观(美的概念)极为重要,诺贝尔奖得主默里·盖尔曼表示,当你发现一些结构简单,而且符合其他物理定律的东西时,就算有一些实验数据不利于它,也无所谓了。

麦当劳前任董事长克罗克以极为细腻的说法描述汉堡的美观时,并不是脑子坏了,他只是认识到美观的重要性,而且明白这才是建立商业逻辑的基础,也是创造客户价值的初心。

04

直觉的影响:人们更相信故事而非数据

我们以直觉面进行“推论”的程度,和以逻辑面推论的程度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实验派心理学家阿莫斯·特沃斯基,以及丹尼尔·卡尼曼是“认知取向”心理学的领导者。他们通过实验,发现人们的直觉取向。譬如“代表性”的现象,就会对推论能力造成强烈的影响。

简单来说,故事(完整而且本身说得通的事例)比起数据(基本抽象的统计学分析)更容易影响我们的想法和行为。

《实验:杰克的职业》

实验人员告知受试者某个人的生涯,提供一些相关的数据,然后要求受试者猜故事中的人从事什么职业。实验人员告诉受试者:“杰克是个45岁的男性,已婚,有4个小孩。他很保守细心,而且有野心。他对于政治和社会问题并没有兴趣,大多数空闲时间都是用来从事他的诸多嗜好,譬如在家里敲敲打打,乘帆船出航以及解数学题。”然后告诉受试者,杰克是从由80%律师、20%工程师构成的人群中挑选出来的。尽管受试者知道这个人群以律师为主,他们还是根据自己对于职业的刻板印象选择杰克的职业。在这个实验里,大多数受试者都认为杰克是工程师。

结果表明,人们更相信故事,而不是数据。并且根据故事来做判断,而不是根据数据来推理。此外,在根据直觉做推论时,还会有以下三个倾向。

1、我们不会太注意过往的实际情况。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不是历史,而是目前某个好的逸事趣闻(或是一些八卦消息)。我们会根据正好想到的数据来进行推论(可得性启发),并不在意这些数据是否有统计上的有效性。比如,我们在某个地方遇到三个朋友时,会认为在这里碰到熟人真是奇怪,却不会想,其实我们认识的人也经常会去我们去的地方。

2、如果两个事件同时发生,我们会认为这两件事情有因果关系。比如,有个实验提供受试者有关某人的性格描述和照片,过后要求他们回想自己发现了什么,结果受试者会高估这个人的面貌和实际个性之间的关联(人们通常以为天性喜欢质疑的人通常眼睛会长得很奇怪),但是实际上照片是随机分配的,根本就不是性格描述里的那个人。

3、我们过度相信样本的规模大小。我们会觉得小样本的说服力并不比大规模的样本逊色,有时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譬如,有个人从一个坛子里取出两个球,这两个球都是红色的。另一个人取了30个球,其中18个是红色的,12个是白色的。大多数人都认为第一个例子显示坛子里都是红色的球,尽管纯粹从统计的角度来看,其实正好相反。毕竟这是同一个坛子,但是我们却认为小样本和大样本具备了同样的说服力。

左右脑分别控制什么(一文了解大脑主要功能区划分)

05

善用右脑和直觉,让企业更加卓越

数以千计的实验结果显示,人类的推论是出于直觉,而直觉是右脑的功能。人类会根据简单的决定法则来做推论。在复杂的世界里,人类相信自己的直觉。我们需要想办法从不计其数的细枝末节当中找出头绪,开始采取以往就能够奏效的思路——关联、比喻、暗喻等。

依赖直觉有利也有弊,但是总体上利大于弊。弊端在于,在概率和统计学的世界里,我们的直觉没有什么发挥的空间。不过好处在于: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我们大概只能靠着直觉来解决问题,这是目前人能胜过计算机的原因所在。未来如果人工智能也具备了靠直觉来解决问题,那么人类就真的危险了。而且在需要创新和想象力的领域,右脑的训练和开发会有很大的帮助,企业应该善加利用。

关于作者: 朵拉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至87172970@qq.com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