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碳中和 碳价格最新行情如何(韩国和欧盟碳价格的对比分析)

碳价格最新行情如何(韩国和欧盟碳价格的对比分析)

随着今年7月14日欧盟委员会一揽子环保计划提案的推出和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 ETS)中碳排放许可发放的进一步收紧,碳排放交易体系(ETS)再度成为证券市场的热门话题。这不仅是因为碳价的飙升,碳排放权交易也被认为是有助于加速向清洁能源转型的重要政策手段。通过明确温室气体排放的社会成本,ETS可以刺激低碳技术创新投资及相关的政府间合作,有助于在能源和气候政策之间产生协同效应。

ETS作为碳定价工具之一,已成为有效控制碳排放的交易平台。通常情况下,政府为一个或多个行业中的排放单位设定碳排放上限,该行业中的实体单位可以在碳市场交易碳排放权。碳排放权体系为各实体单位的二氧化碳排放设定了配额,实际产生的碳排放越多,就意味着该单位需要通过ETS购买更多配额。为了节约外部成本,各企业单位会通过实施低碳技术,转变传统的化石燃料供能方式,以尽量避免购买额外的碳排放权。因此,ETS以最灵活、成本最低的方式,让碳排放“大户”增加外部成本,从而达到减排目的。

已经有许多国家和地区采用了ETS机制,但并非每个国家都已经做到充分落实。不少国家仍在考虑之中,而有些国家甚至完全没有采取相关举措。尽管如此,ETS仍在部分市场发展成熟,例如中国、欧盟国家、新西兰、日本、韩国、加拿大和部分发达国家(ICAP)[1]。

— 欧盟ETS—

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于2005年启动,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碳排放权交易系统[2]。下图显示了欧盟碳配额(EUA)期货DEC21的价格,这是ETS在欧洲地区交易的产品之一。1单位EUA即一家实体单位排放1吨二氧化碳当量气体的权利。

碳价格最新行情如何(韩国和欧盟碳价格的对比分析)

图1. EUA期货DEC21近一年的价格走势,价格单位为每吨/欧元(€)

(来源:ICE指数,2021)[3]

截至目前,欧洲碳权基准价格显示出积极的走势,特别是最近一个月内价格连续飙升。从历史数据看,自2021年1月以来,DEC21期货合约上涨了逾130%,从每吨32.72欧元增至每吨76.81欧元。2021全年持续增长,尤其是11月以来的价格飙升,2021年12月2日更是创历史价格新高,达到每吨76.81欧元。

欧盟碳价飙涨的原因:

  • Refinitiv 碳研究分析师Ingvild Sorhus表示,寒冷的天气和风力发电量的减少为欧洲化石燃料发电创造了更大的需求空间。冬季欧洲各国气候寒冷,许多国家靠燃煤发电,发电企业的排放量提高产生了对EUA的更高的需求(Buli,2021)[4]。
  • 2021年11月12日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结束之后,碳市场行情得到提振。在COP26议程的最后一天,与会者达成了一项为碳市场制定新规则的协议,可能会吸引数万亿美元投资到保护森林、建设可再生能源设施和其他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Buli,2021)[4]。
  • 欧洲天然气价格的飙升。Dezem和Mazneva(2021)[5]发现,欧洲的天然气基准价格在11月初突然涨至100欧元以上,相当于每桶石油当量190美元。因此,燃煤发电对于电力公司来说更加经济,而煤炭发电的碳排放量是天然气的2倍。

— 韩国ETS —

韩国ETS 2015年1月上线,至今已运营近7年。韩国是亚洲第二个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碳权和交易计划的国家(ECOEYE,2021)[6]。韩国政府期望通过ETS实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37%,低于商业平均水平(BAU)(ECOEYE,2021)[6]。随着碳市场建设第三阶段(2021-2025年)的到来,2021年韩国ETS总量已达到3048.3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ICAP,2021)[7]。下图是韩国碳市场碳配额产品KAU21的价格走势。

碳价格最新行情如何(韩国和欧盟碳价格的对比分析)

图2. KUA21合约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2日价格趋势图

上方折线图是以韩元(₩)展示的价格走势,底部条形图为成交量

(来源:韩国交易所KRX,2021)[8]

2021年,韩国碳配额(KAU)每股价格经历了“过山车”。6月23日达成最低成交价,为11, 550 韩元。7月,价格开始出现反弹,并在10月16日达到今年的历史最高点,为34, 100韩元,最高价相比最低价上涨近200%(韩国交易所KRX,2021)[8]。

该价格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的原因是韩国环境部(ICAP,2021)对韩国ETS二级市场实施了临时最低价格/底价监管[9]。临时最低价格自2021年4月19日起在韩国交易所(KRX)对2020年碳配额产品生效,并持续有效一个月,而实际上2020年底价格已经开始下降。在管制下,2021年初至2021年中期价格仍呈现下降趋势,直降至11, 550 韩元。该价格比合规交易所最低交易价格还低10%(ICAP,2021)[9]。通过为 KAU 设定临时最低价格,采取一个多月的管制措施稳定市场,韩国政府成功通过干预稳定价格水平(ICAP,2021)[7]。此外,管制期间没有成交量也说明了这种异常(非正常交易)是通过法律强制施行的。

韩国ETS交易从7月份开始恢复,交易量数据开始出现,侧面表明了底价管制的结束。随着冬季对煤炭需求的增加,许多公司和实体倾向于购买更多用于供热和发电的碳排放权,使得韩国的碳价在2021年末激增。与欧盟ETS情况类似,COP26也是韩国ETS价格上涨的积极诱因。这也是为了鼓励中小型企业在未来购买碳排放权,并积极投资采用低碳技术。

— 对中国来说呢? —

今年3月10 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碳边界调整机制”(CBAM)议案,计划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不力国家的某些产品征收进口碳关税。目前,欧委会仅对5个碳泄露风险最大的类别征收碳关税,分别是水泥、电力、农药、钢铁和铝相关产品;但从长远看,欧盟后续极有可能扩大行业和产品范围。未来,欧盟还有可能纳入造纸、玻璃和化工产品。

这些很多都是中国的重点出口产品,这些产品,也恰恰多集中在当前中国产能过剩的基础性产业。这些产业在国内承载了大量就业,也是中国在国外被反倾销的重灾区。眼下,它们都要参照欧盟ETS的碳排放价格,缴费购买相应的碳权交易许可。

而欧盟的碳交易价格正在快速攀升,已经突破了60欧元/吨。与之相对的是,中国的碳交易价格还不到100元人民币,不及欧盟的五分之一。

碳价格最新行情如何(韩国和欧盟碳价格的对比分析)

图3. 欧盟碳价格达到历史新高

(来源:Refinitiv, 2021)

换句话说,中国企业的出海成本正在提升,难度正在逐步加大。与欧洲本土的企业相比,有相当的竞争劣势。同时,受到欧盟的激励,更多的国家和地区都会将碳定价、碳关税看做全球贸易的核心问题。

这也是中国为什么要加快施行“双碳”减排政策的原因。如果不尽快进行“双碳”转型,中国企业在国际贸易、海外投资、项目建设与融资方面,会受到国际碳定价的很大牵制。

如果,中国突破了这些贸易壁垒,对经济就是划时代的影响。因为贸易壁垒本身就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它是游戏的准入门槛,要么花钱买门槛,要么退出。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倒逼国内产业升级,走向绿色环保的发展路径。

— 关于ETS的总结思考—

ETS没有好坏之分。碳排放权价格的飙升意味着我们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化石燃料,而其低价的情况也暗示着,许多企业已开始采用低碳或绿色技术。碳排放权的高价也将激励企业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并关注碳排放的外部成本。未来,无论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是否得以解决,碳排放权价格都将取决于我们的减排进展。而国际主要碳市场碳排放权的价格飙升,也会在贸易上牵制中国企业出海发展,从某种程度上倒逼国内产业升级,逐步向低碳过渡转型。

关于作者: 网站小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至87172970@qq.com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